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藏密網-漢傳.藏傳.南傳.佛教資訊網

注册藏密网可以获得更多功能与服务的支援,赶快注册吧!
立即註冊

合作站点账号登陆

快捷導航
查看: 350|回復: 3

4/18-4/20【直貢噶舉《廣深大圓滿‧紅色銅皮法部‧圓滿次第本智圓滿》釋論《本智顯明》口傳】主法上師:札噶仁波切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4-16 12:5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贊助尼泊爾加德滿都南卡穹宗寺廟

       本法門為十七任直貢法王仁欽彭措取出的大圓滿伏藏(從四加行到立斷、頓超、黑關無不俱足),第一世敦珠林巴之子南卡吉美認為此法極為不可思議,於是寫下註釋,而傳法上師為明色仁波切(噶千仁波切的大圓滿上師、曾是噶千仁波切文革時的獄友)的心子,明色仁波切則為近代無垢有尊者的化身堪布阿瓊仁波切(夏扎法王根本上師)的弟子,堪布曾為明色仁波切做一個法座,稱門色仁波切將成為堪布的大圓滿法太子...故可了知傳法上師之殊勝!!


      當時,在堪布明色的詳細大圓滿指導及教授下,札噶仁波切依照次第觀修,覺性光明自然生起,本覺心性的顯現,使他安住於空寂的狀態中,如同啞巴吃甘蔗一般,無法用言語表達、形容這覺受!堪布明色溫和看著札噶仁波切並說道:「你的根器需修習大圓滿,我乃你的根本上師,你現在已經契入了大圓滿境界。就像你騎了一匹有著鐵蹄的馬,騎了好幾天都找不到通往目的地的道路,現在你已經找到了,這就是成佛之道,此生證悟之路,所以用一年的時間跟著我好好學習吧!」札噶仁波切深深感受到上師的慈悲與加持,就如同佛陀一樣無二無別,而長久以來累積的所有困惑,居然在一剎那間完全被清除,他不禁哭了起來…1998年,朗欽加布仁波切確認札噶仁波切在大圓滿上的見地與成就,故尊稱為「洛本仁波切」,以嘉勉他在修行上的精進及卓越的成就,希望盡可能的給予學生教導。


      堪布明色心子─尊貴的金剛上師喇嘛札噶仁波切《大圓滿‧本智顯明》口傳
      ◎主辦單位:欽哲光明壇城
      ◎傳法上師:喇嘛札噶仁波切
      ◎傳法時間:41820(..)晚上730~930
      ◎地點:台北市南京東路  53568
      (捷運松山新店線,南京三民站3號出口)
      ◎費用:大圓滿《本智顯明》口傳須全程參加,報名費每位學員   (金額內洽中心)

       ◎本活動更多介紹、報名管道請洽:欽哲光明壇城Khyentse Enlightenment Mandala https://goo.gl/KUduSi

      ※※※※※※※※※※※※※※※※※※※※※
      ◎隨喜殊勝功德,徵求「尊貴的金剛上師喇嘛札噶仁波切-大圓滿《本智顯明》口傳」之請法功德主(將安排獻供曼達/安立壇城祿位)
      【吉祥功德主】NT$(金額內洽中心)
      【如意功德主】NT$(金額內洽中心)
      【福慧功德主】NT$(金額內洽中心)
      【菩提功德主】NT$(金額內洽中心)
      【圓滿功德主】NT$(金額內洽中心)
      ◎隨喜參贊:
      供燈/供齋/供僧/供花/壇城莊嚴/薈供品/助印法寶經書
      /護持法會
      1銀行匯款:台北富邦銀行(代碼012)建成分行,
      帳號:410-168-211728戶名:黃英傑。
      2.海外法友可用:
      -香港欽哲光明壇城-支付寶帳戶:852-96476897
      -香港中國銀行帳號:01280510672039
      ◎諮詢:buddhismpath@gmail.com/0928-830-283(盧師姊)
      ※※※※※※※※※※※※※※※※※※※※※
      三殊勝:教法殊勝、論主殊勝、傳承殊

      教法殊勝
      《廣深大圓滿》係由吉美林巴在《湧蓮藏真─前譯寧瑪派佛教史》中所盛讚的大伏藏師─第十七任直貢法王仁欽彭措(1509-1557)所取出的伏藏。內容從四加行、三根本、廣深六法,到大圓滿本淨且卻、妥噶頓超無不具全。其中最重要的大圓滿根本文,出自「紅色銅皮法部」稱為《圓滿次第‧本智圓滿》。

      論主殊勝
      為《廣深大圓滿‧紅色銅皮法部‧圓滿次第本智圓滿》寫下釋論《本智顯明》的,是巴楚仁波切的轉世─當代大圓滿導師,大伏藏師巴珠‧南卡吉美。
      札‧巴珠(華智、巴楚)仁波切‧吉美秋吉旺波(18081887),是聖者觀世音、寂天菩薩、大成就者夏瓦日巴三者合一的化身,也是吉美林巴(智悲光,17291798)尊者的語化身,故被尊為巴珠(吉祥化身)。大伏藏師敦珠林巴(一世敦珠法王,1835–1904)44歲那年,親近巴珠仁波切得到《入行論》、《現觀莊嚴論》、《入中論》、《密藏續》等許多引導傳承。曾親見觀世音菩薩,說:「你的八位兒子中,法王子南卡吉美,是我觀世音菩薩的化身」;護法更指示法王子南卡吉美,就是巴楚仁波切的化身。因此巴珠南卡吉美(དཔལ་སྤྲུལ་ནམ་མཁའ་འཇིགས་མེད།PatrulNamkhaJikmé1888-1960),在扎傑寺Dzagyal舉行了座床儀式,後成為該寺主持。除了精通敦珠伏藏外,自己也取出九函伏藏法。主要弟子有阿日澤佛學院的大堪布貝澤(1931-2002),與他的女兒空行母昆桑旺莫等。
      巴珠南卡吉美從直貢噶舉派玉樹竹節寺修士,得到第17任直貢法王仁欽彭措(1509-1557)取藏的《廣深大圓滿》,並為《紅色銅皮法部─圓滿次第本智圓滿》寫下釋論《本智顯明》(ཟངས་ཤོག་དམར་པོའི་ཆོས་སྡེ་རྫོགས་རིམ་ཡེ་ཤེསཀུན་རྫོགས་འགྲེལ་བ་ཡེ་ཤེས་གསལ་བ།)。扎噶仁波切從吉祥化身南卡吉美親傳弟子─堪布噶瑪策燈(མཁན་པོ་ཀརྨ་ཚེ་བརྟན།)尊前得到本法等口傳。恩師朗欽加布仁波切(1939-2017)得知後,歡喜地請扎噶仁波切將此傳承傳給他。

      傳承殊勝
      ﹝金剛上師喇嘛札噶仁波切簡介﹞
      札噶仁波切係於1954年,出生在北伏藏仁增過登(1337-1408)的血脈與法脈傳承中,4歲時被認證為直貢噶舉上師的轉世化身,26歲時前往西藏拉薩,依止蔣揚欽哲卻吉羅卓的弟子堪布拉滇學習《薩迦格言》與《離四執》;並從噶千仁波切學習《大手印五支道》、《廣深大圓滿》等直貢噶舉教法。
      1979年返回康區,在洛美依寺閉關修持《廣深大圓滿》。又至德格,依止竹千噶瑪諾布仁波切學習岡波巴教言與大手印。1984年,依止根本上師─噶陀大成就者堪布明色仁波切受比丘戒,完成了遍知吉美林巴《龍欽心髓》50萬遍加行,依靠堪布明色的大圓滿教授,令本覺心性顯現,頓除無明暗寐。
      此後,從堪布修習大圓滿立斷、頓超7年,得到《堪布雅瓊文集》、《龍欽七寶藏》、《米胖文集》、《巴楚仁波切文集》及《大寶伏藏》等教法,並從晉美彭措法王領受《空行心髓》、〈明力四灌頂〉與法王自撰的立斷法,分別從竹巴噶舉派-阿帝仁波切、年朵噶舉卡楚仁波切得到了《寧瑪教傳》的灌頂與口傳,從噶瑪噶舉派-桑傑滇真仁波切處,得到種種灌頂及甚深的教導,又至西藏直貢梯寺,依止關房導師洛本滇真尼瑪,學習《大手印五支道》、《那洛六法》等教法,閉關一年。
      1993年,到印度強久林依止直貢澈贊法王,得到勝樂輪金剛大灌頂,《大手印五支道》及《三光疏》,特別是大手印《信力命輪》的教授,法王並請仁波切擔任洛美依寺的閉關導師,仁波切也得到了《吉天頌恭全集》、《慈氏五論》等教導。
      1994年仁波切赴尼泊爾密勒日巴聖地─拉寄雪山閉關1年,回到印度後,從堪徹上師,學習竹巴噶舉《那洛六法》、《大手印》,及《帕摩竹巴》與四世竹巴法王的問法錄。
      1998年,朗欽加布仁波切確認札噶仁波切在大圓滿上的見地與成就,故尊稱為「洛本仁波切」,以嘉勉他在修行上的精進及卓越的成就,希望盡可能的給予學生教導。




30716168_1884113684946017_3639674932847348529_n.jpg
 樓主| 發表於 2018-4-16 13:07 | 顯示全部樓層
佛母大金曜孔雀明王專頁
堪欽門色仁波切
       門色仁波切誕生於一九一六年第十五勝生周火龍年孟冬三十日,父親依據生日為其賜名郎博(意譯:晦,天盡日,即三十日,也有天士之意)。誕生時出現了很多奇特的吉祥徵象。如湯餅筵期間,在場的親朋好友均看見帳篷上出現了彩虹與光芒;天空中響起了法螺聲,嬰兒的頭頂上也發出了白光。及其長大後,晚上在禪定時,有幾位清淨的信徒曾看見其修持的帳篷裡像白天一樣明亮。誕生那天,松卻多吉喇嘛專程而來,認定其為遍知無垢光尊者的轉世靈童,並授記:“消除眾生心裡無明的大士”,還賜名為門色(意譯:除迷)。

       七歲時,拜色須‧曲古喇嘛為師,求學藏文,很快學會讀寫。自幼就有慈悲心,從不殺生,喜歡出家,不愛放逸,人們皆敬佩他。

       十五歲時,於達日色青聖地,在律師江巴嘉措堪布為首的僧眾前,剃度出家,法號為圖旦‧慈誠嘉措‧巴桑波,意即佛法‧戒海‧賢德。受戒後,持戒如同保護自己的眼睛一樣,對三十三種戒律從不違犯。由於戒律清淨,成了持戒者的榜樣。

       在律師江巴嘉措堪布處,還得到了大圓滿法界心要前行及破瓦法的傳承,並修習了五加行。進入查朗寺的佛學院後,學習了幾部經論。他學習認真刻苦,對經論的理義很快就能透徹領悟。大家對他的智慧非凡、聰明過人,都感到驚訝,讚歎不已。

       有一天,堪布對門色仁波切說:“你應該去噶陀寺佛學院求學。這樣有助於弘揚佛法,普渡眾生。”於是門色仁波就決定前往噶陀寺。當他到達噶陀寺時,剛好遇上局.米滂仁波切的《文殊續儀軌》大法會。法會的主持是蔣揚欽哲‧秋吉羅卓仁波切。門色仁波切也參加了法會,並在噶陀寺傳戒時,從親教師及軌範師等具數僧寶處,圓滿受得近圓戒。受得戒律後,對《毗奈耶經》所說二百五十三條戒均守持清淨,連細微的惡作也從未犯過。大家都稱讚他為“持戒王”。……

       在噶陀寺講修院(佛學院)裡,他遵法守戒,從不放逸無度,在學習顯密經典方面取得了優異的成績,廣聞博學,聰慧無雙,成了鄔堅旦批大堪布的大弟子。在講修院開的呈獻“成績供雲”法會上,幾百個學員當中,唯獨門色仁波切獲得了“最精通顯密經論”的表彰獎勵,並由蔣揚欽哲‧秋吉羅卓仁波切獻上哈達,授予堪布學位。

       門色仁波切在給眾多弟子傳法時,嚴肅地說:“我的傳承是局‧米滂仁波切親口傳授給格巴堪布,格巴堪布無謬誤、無增減地傳予鄔堅旦批,鄔堅旦批毫無保留地傳給了我,我也像以一盞燈點燃另一盞燈一樣傳給我的弟子們。鄔堅旦批大堪布曾說:‘此講解沒有自造臆說及順從他言,傳承清淨。因此不必羨慕別的講解。’現在局‧米滂仁波切的巨作經論親口傳授而無誤不亂的傳承,唯我一人獨有。”

       聖者貝瑪拉密札成就者曾發願:每過一百年,我的化身將到人間來,整頓弘揚大圓滿法界心要這一法門。如願顯示的貝瑪拉密札化身──大堪布根切‧阿嘎旺波仁波切親臨了噶陀寺,為有緣信眾傳法灌頂《精義四支》及《七寶藏》。門色仁波切也得到了這一傳承,並對阿嘎旺波仁波切生起了如同對佛祖一心嚮往、決無動搖之信心,並祈求攝受和傳授大圓滿。阿嘎旺波仁波切早已明瞭他的根器及因緣,欣然同意收他為徒及傳大圓滿法,並且說:“噶陀聖地曾成就虹化者數十萬位,此地傳法是個好地點。”可是由於法會期間人太多了,一直沒有時間傳法。當門色仁波切再次求法時,阿嘎旺波仁波切親切地說:“現在這裡沒時間傳法,你到紐修圓林來吧。《空行要旨》中對紐修圓林有授記:‘光明皎潔的雪山之東,青鐵箱燃燒一樣的上區,一頭野犛牛暈睡似的背座上,……。’此聖地比其他聖地更為其殊勝,因為它對弘揚佛法、利益眾生有很好的生起因緣。”並親自到噶陀寺為門色仁波切請示,得到同意才讓門色仁波切前往紐修圓林。

       門色仁波切到了紐修圓林,依止阿嘎旺波仁波切為根本上師,對上師的信心圓滿具足,認為上師的每一個動作都是為度化我等眾生之行為;上師的每一句話都是教誡我等眾生能走上解脫之道的教導,並以“三歡喜”供養上師,如此信心,直至圓寂,從未退轉。

       大圓滿法界心要(龍欽寧體)的竅訣、舊譯密乘(寧瑪巴)持明傳承,是由無畏洲至尊傳給查瑪喇嘛吉美‧嘉維紐固,吉美‧嘉維紐固又傳給札威巴珠‧烏金‧吉美秋吉旺波,札‧巴珠傳給紐修‧龍多旦比尼瑪,龍多旦比尼瑪傳給根切‧阿嘎旺波仁波切,阿嘎旺波仁波切傳授給門色仁波切。此傳承是口耳傳承,堪為殊勝清淨。門色仁波切得到傳承後,樹立無上密乘的正見,領悟了本性、體性、悲心像火與熱一般,無二無別,證悟勝義空性,戲論之苦從內心消失,並把修證中的體會、境界、悟心向阿嘎旺波仁波切匯報,讓自己的上師確定認可。

       一次,門色仁波切外出化緣,當天沒回到住處。師兄弟們都十分擔心,告訴了阿嘎旺波上師。上師出禪定後說:“有熱瑪德護法(即欸嘎札第護密天母)在保護著他,沒事。”就像這樣,熱瑪德護法時時刻刻都在護持著門色仁波切。

       阿嘎旺波仁波切還給門色仁波切傳了《智慧上師》,依照此儀軌,作了生死與涅槃的區分;並傳了空性“徹卻”(立斷)、任運“脫噶”(頓超)(即大圓滿法界心要阿底瑜伽最高二法門)。

       經過幾年修持,門色仁波切將要回到自己的家鄉果洛紅科。在離開上師的前一天,如當年釋迦牟尼佛給大迦葉尊者讓一半座墊,交付律經並認定為第一代付法藏師般,阿嘎旺波上師叫弟子們在法會中,砌起泥土法座,讓門色仁波切上座,當眾授予“佛法心要大圓滿傳承法太子”之位,並勉勵教誨,讚美功德,撒吉祥花。後來,門色仁波切在無修光明苑給傳大圓滿法界心要時說:“阿嘎旺波上師讓我坐泥土法座,是早已想到我將要為大圓滿法界心要作點有益之事的緣故。”

       門色仁波切除依止阿嘎旺波仁波切為根本上師之外,還在夏札‧貝瑪赤勒嘉措仁波切、蔣揚欽哲‧秋吉羅卓仁波切等眾多上師處得到了灌頂傳承。總的來說,門色仁波切的聞法上師有上百位,各教派的灌頂傳承亦皆得到。

       正當門色仁波切聞思深如大海的佛法經續竅訣並精進修持時,眾生們共同的惡業成熟,令整個藏區經歷了一場大的事變,佛法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毀壞。門色仁波切也被關進了監獄,被批鬥、毆打、上刑等,受盡折磨。然而,他對損害他的那些可憐人不但不生惱怒、惡念,而且樂意地承受他們的罪業,把自己的功德以無緣空性見迴向予他們,並發願一切好與壞的結緣者都可霑法益,得到好果報。(接下文)




 樓主| 發表於 2018-4-16 13:07 | 顯示全部樓層
紀念晉美彭措法王如意寶
       他在縣、州的監獄裡過了一年多,就被送到了西寧磚瓦廠“勞動改造”。當時的判決是終身監禁。那段時期,所有的犯人都處於饑寒、困苦的境況之中,門色仁波切也不例外。雖身處困境,但卻時刻不忘修持。“特別是被關進黑牢,這對於一個修行者來說是最好的閉關房。我還得感謝監獄管理人員。”這句話是後來門色仁波切給弟子們傳法的時候所講的。在獄中修持大圓滿法界心要,門色仁波切證得了樂與苦、淨與不淨無二無別。在獄中,有的犯人由於疲勞過度和饑寒難耐而夭亡;有的由於饑餓寒冷至極,放聲痛哭,呻吟求救。面對如此痛苦的人們,門色仁波切慈悲地把自己的那份囚食分給他們,自己幾十天不吃不喝。由於困苦與饑餓,監獄裡的人都變得面容憔悴、枯瘦無力。門色仁波切的身體也一天一天地變得消瘦了,雙腳還發炎、潰爛。此時他萌生了示現圓寂的念頭,可在禪修中親見了與光明合成一體的阿嘎旺波仁波切智慧相,阿嘎旺波仁波切安慰說:“為了弘揚佛法,利益眾生,再困難也得活下去。你還有傳授大圓滿法界心要的機緣。你要答應我,承擔這一弘揚佛法的責任,因為你是我傳承的唯一繼承人。”並當即賜予三密相應的心印傳承。“從那以後,我傳法時,均有殊勝的加持力,就是這個緣故。”這是門色仁波切親口告訴弟子們的。事實上,在門色仁波切傳法時,弟子不論賢愚,只要通過禪定加持,都可與他心心相應,無二無別。也就是說,在門色仁波切的加持力下,弟子證悟的境界也與他等同,實是殊勝。

       從此以後,門色仁波切在監獄裡經常進行秘密薈供。每次秘密薈供時,都得到阿嘎旺波仁波切的智慧加持。每天傍晚,護法、空行把薈供供品送到監獄裡。從此,門色仁波切不用飲食也使身體越來越好。監獄裡其他人也嚐到了一種很特別的美味,沒有了饑餓、痛苦的感覺。同獄人和獄卒都感到上師的成就非同一般,因而開始生起了恭敬心和淨信心,想方設法前來求法。勞教廠裡各教派的一些堪布、珠古、阿啦和伏藏師們在這段特殊因緣中得到了大圓滿法界心要的傳承。這裡值得一提的是,同獄中有一位漢族老人,他原是地主,因為家破人亡,自己又深受牢獄之苦,於是,毅然放下了一切世俗之緣,具足了出離心及對門色仁波切的淨信心,在門色仁波切面前求得了大圓滿法界心要的竅訣,從此一心精進修持,直至圓寂,成就了虹化身真果。此事為門色仁波切第子親眼所見。

       門色仁波切為培植一切眾生的福田,通過見、聞、思、觸得成佛果,大發淨願,為弘法利生作出了卓越的貢獻。

       在紅科“帳篷寺”時,門色仁波切建立了佛學院,並擔任二十多年佛學院的堪布。他注重講解局‧米滂仁波切親口傳述的舊譯宗派竅訣。此外,還在佛學院裡教授了不共文化顯密經論及共同文化因明學、聲明學等,直到被關進監獄。

       經過了二十二年獄中生活,門色仁波切終於返回了故鄉果洛,居住在尼科河上游一個僅容一人的小帳篷裡,給有緣弟子們教授共同顯密經論並傳授不共同大圓滿法界心要竅訣。為了更好地弘揚、教證佛法,使更多的有緣弟子得聞佛法,他決定建一座寺院。建寺的地點也正好有記:“阿瓦雙龍合喜處,未來宏法道場門。”這話是覺巴‧白才成就者在很早前說的。在尼科兩河交匯的地方,有一塊大草坪,名叫英千塘。此地曾被稱為“法輪蓮苑”,與覺巴‧白才成就者所說的地方相契合。門色仁波切通過化緣募捐,於第十六勝生周木鼠年,建立了能依所依──紅科寺大殿,命名為吉祥法輪洲,並任命弟子、伏藏師格爾勒‧德衛多吉為住持。接著還建起講修院(包括講授院、修持院)。講授院由旦巴達吉擔任堪布,招收了五十多位年青僧人,給他們傳授榮(榮森瑪哈班智達)、龍(無垢光尊者)二位遍知者的經論精髓。門色仁波切還特別注重講解局‧米滂仁波切著的《中觀》及《因明》兩部論注。而在修持院裡,每期則安排十位喇嘛進行為期一年的閉關專修。門色仁波切親自給他們傳大圓滿法界心要,以《上師持明意集》、《本尊大悲觀自在》及《空行大樂王母》等儀軌進行“近、修、業”的特有修持。

       每年的夏季,門色仁波切均按照佛教的根本律經三事儀軌,定前夏三個月為“結夏安居”,並在此吉祥安居期間,為寺內的弟子授沙彌、比丘戒律。

       位於寺院的上側有一塊平壩,取名為“無修光明苑”。在那裡,門色仁波切建立了以表“三身”的三處法營。幾位弟子還建造了一座小禪房,以便門色仁波切住在這裡為各地來的求法者傳法灌頂。對求大圓滿法界心要法門的弟子,先按大圓滿前行儀軌《普賢上師言教》及《普賢上師言教講義》的要求,首先修心百日(閉關專修一百天四種轉心法等共同加行),接著修習五加行(五個“十萬”,修積福懺罪),經過考證合格才傳授正行。考證不合格的需重新修習五加行直到合格才傳授正行。門色恩師對弟子們要求嚴格是出了名的,對傳法就更嚴謹,每次傳法都是很有次第、很仔細地進行。得受正行的弟子們,必須用幾年時間修持徹卻,經過考證,才可獲得《智慧上師》的灌頂和傳承,實修脫噶,認識中陰間,區分生死和涅槃。

       由於門色仁波切法脈清淨、智慧如海、傳法嚴謹,因而吸引了不少一心求得正法的有緣弟子紛紛前來求法。門色仁波切針對這些各地前來求法弟子的因緣、根器,以局‧米滂仁波切著的《真悟寶燈》、《釋量論》、《真事慧劍》、《中觀莊嚴論注》等著作為理論基礎,運用深入淺出的哲理及自己智慧的辯才、推理給予教授。凡得門色仁波切教誨的大部分弟子,均可消除惡慢,生起恭敬心和虔信心,樹立正知正見,契入佛道。

       門色仁波切如理教誡,如法傳授,如實修持,使佛法得到了弘揚,成為名符其實的大圓滿法界心要的法王。在他身邊有很多寧瑪巴、噶舉巴、覺囊巴及格丹巴等不同教派的弟子。其中有一批如星群裡的月亮般成績品行優秀、修持成就傑出的大弟子。另外,門色仁波切還為幾十萬有緣僧俗信眾傳授灌頂了《極樂世界修行儀軌》(三次),每年傳授龍色寧波破瓦法(遷識法),並共同修證;還為不同根器的弟子傳授了各種相應的法門。就這樣,門色仁波切長住於此道場弘揚佛法,特別是使無上大圓滿法界心要這一法門發揚光大。

       門色仁波切一生清貧,從不蓄財,沒給任何人留下遺產。可是他卻給眾生留下無價之寶──法本。他的心血之作有:在西寧獄中為了不失傳阿嘎旺波仁波切口耳傳承所寫的《口耳傳承筆記》(可是在找到阿嘎旺波仁波切的親手筆記後,他便將自己的筆記用於火供)、無畏洲至尊的《中有發願‧旨海》(概要和注釋)、《不動佛修誦儀軌》、《文殊祈請偈》、《遷識法儀軌》及弟子們整理出來的《教誡真實恩師語開示錄》等。這些著作,均言語精要、易學好懂,令閱讀、學習者很快領悟教誡,對治自己的過失。見聞者都會自然而然對佛法生起正信心。

       二十五歲時,門色仁波切在阿嘎旺波仁波切前聞受大圓滿法界心要竅訣後,就一直不分晝夜地專修徹卻。在札拉寺夏札‧貝瑪赤勒嘉措處受《大寶藏》灌頂時,其他受法弟子各自在夏札仁波切前發願閉關進修三根本。當門色仁波切正要發願時,夏札仁波切卻對他說:“你的脫噶觀修很好,就專修脫噶七年吧。”於是恩師就應願而往“陀岡”山塢和“華青”白岩等幽靜處,完全放棄身語意的九品事情,專修脫噶。事變後被送往監獄的路上,門色仁波切乘坐囚車到達青海湖時,湖中發出一束白光,直射其心中。車內眾人均親眼看見。

       門色仁波切被關進西寧磚瓦廠時,時常於一棵老柳樹下靜坐觀修,把監獄當做閉關房,十八年來從不間斷地修持大圓滿法界心要竅訣,使之熟練通達。後來在法輪蓮苑道場給弟子們傳法期間,門色仁波切仍堅持每天修習“四座瑜伽”,循序漸進地懂得、熟練、領悟十地五道的功德。

       門色仁波切時常教導弟子們:“你們求得大圓滿法界心要竅訣後,修習的時間短得像小鳥喝水過程中抬頭般;又整天東奔西跑,被散漫放逸佔去了大部分時間。雖然所修的法是大圓滿的法,但仍不算是大圓滿的修行者。如果這樣做,就不會得到解脫之果,這是千真萬確的。所以說,你們應該把‘世間法’與‘佛法’的事業全都放下來,堅持不分晝夜地專心修習大圓滿,不要錯過可以修行的機會。否則,就算得到再好的法門和找到最好的上師也沒有用。請記住我門色說的這些話吧!”“還有,老喇嘛也好,老僧人也好,不管自己的地位高低,千萬不要太貪財。太多的財物會讓你自討苦吃,心生不安!”如此等等。門色仁波切歷來是言傳身教。他自己從十九歲起,就發願不收死者的財物,從來不把灌頂傳法當“商品”作買賣。幾十年來傳法灌頂所收的供養,全用來供養布施。在重建桑耶寺時,他除了把所有的九眼珠、珊瑚等寶物捐獻出來外,還捐獻了十萬元人民幣作為桑耶寺佛學院的教學基金。此外,在紐修園林木刻阿嘎旺波仁波切的著作全集時,門色仁波切捐獻了四萬多元人民幣作為木刻經費;維修噶陀寺時也捐獻了珊瑚、松耳石等寶物一批;佛像、經典等均獻予紅科寺。總的來說,門色仁波切一生過著清苦的貧僧生活,可他卻是精神最富有、生活得最自在的一位無戲論瑜伽士。

       門色仁波切得到密乘大圓滿正行的傳承後,經過五十多年修證而得有學乃至無學之所有道相,圓滿具足。其四相圓滿,淨相之境也圓融無礙。如修誦“不動佛儀軌”時,就親臨東方妙喜佛國,面見不動佛。修誦“文殊獅子吼心咒”一千萬遍後,親見文殊菩薩。修持《上師‧明點印》一千萬遍後,見無垢光尊者。修誦三根本時,見本尊成就。修護法時,護法、空行均誓諾應辦所囑託之事。如此等等之淨相極多,不可思議。但門色仁波切是位隱居獨修的瑜伽行者,很少講自己的功德。總的來說,門色仁波切是位具足智力、圓滿四相、事業功德不可思議的大圓滿成就者。他的成就是凡人難以想象和難以表達的。(接下文)





 樓主| 發表於 2018-4-16 13:07 | 顯示全部樓層
佛母大金曜孔雀明王專頁
       第十七勝生周水雞年二月六日,門色仁波切召集諸弟子到身邊,跟大家說:“我將要離開這個世界,與您們分別,請不要痛苦。我要與無垢光尊者的智力等同,您們應該感到高興才對。”說畢,就開始給在場的弟子們摩頂,並誦願詞道:“具足功德上師解脫相,雖一剎那亦不生邪見,恭敬勝解所作見皆善,祈願上師加持心相契。”還給沒得到正行的幾位弟子傳了正行。然後把大弟子旦巴達吉堪布叫到身邊說:“你要主持我這道場。”這時有幾位弟子問道:“恩師有轉世化身嗎?請求恩師您親自認定授記吧。”門色仁波切說:“我不知道是否有轉世,但有一本卦術書《明說善惡果算》中記有:‘下世生在東南方向間,漢藏聚眾擲骰娛樂場,商賈種族富足資產家,五個兒子之中有智慧,弘揚佛法利益有情故,莊嚴色身再次顯人相,教證佛法太陽般發光,三域無雙所化皆得渡,他與像他這樣的大德,隨願受生不定變化身,輪迴不空化身亦不斷。’想找我的轉世,就按此卦中術語去找吧!”說著門色仁波切就把這本卦術書交予旦巴達吉堪布,還給弟子們講了重要的教誡。

       正當門色仁波切準備入定,把色身攝回法界之時,以旦巴達吉、阿扣吉爾可為首的諸弟子,忍不住心中悲痛跪在門色仁波切面前哭著說:“祈求恩師常住世,轉法輪。”在一片哭叫聲中,有一位弟子叫道:“如果上師真的要走,就把我們也帶走吧!”看到弟子們如此痛苦和虔誠地祈請、哭叫,門色仁波切大發慈悲,答應大家的祈求,決定再住世一段時間。當晚,護法神欸嘎札第、呼拉及單間多吉列巴也求門色仁波切住世,並答應給門色仁波切呈壽。另外,還有達賴‧丹增嘉措送來了佛祖像及願詞文,曲英伽達老堪布派來了問候住世的信使,法王晉美彭措仁波切也派人來祈求常住世。在如此吉祥的生起因緣中,門色仁波切加持自己壽命,多住世了近一年時間。

       那時候,門色仁波切的右手大拇指自然顯出“嘎”字,左手大拇指自然顯出“阿”字。經典中記載道:“有阿字標記者,是前世修了佛語,至少兩世可得語金剛成就。”有一天,兩隻像鴿子般大小、羽毛很美麗的鳥飛到門色仁波切身邊幾天不走。門色仁波切說:“這是新母鳥。”後來,大家才知道這是空行母顯鳥相來迎接門色仁波切。那段時間,門色仁波切還給弟子傳了法。在同年的九月中旬,身體雖沒有病痛的徵象,但世俗的幻景已盡,不愛說話。弟子向他請示,他也只是模仿、重複請示的話。這恰恰印證了《應成》中寫的:“法性遍盡相,證悟相皆空,身盡根境盡,分別心亦盡,已證無言語”及《大鵬翼力》中講到的“語就像那岩中發回音,隨聲附和別人的說話”等經論裡所講徵象,證明門色仁波切證得了法遍不可思議相。

       於水雞年十二月十五日晚十時,無修光明苑禪堂裡,門色仁波切作獅子臥把色身攝回法界。圓寂後,空中響起了法樂聲,出現了奇特的雲彩網。此時,諸弟子關閉了禪堂的門窗,並把門色仁波切圓寂的消息保密了七天。這些時間的徵象與《續部》正符合,如云:“佛像與舍利,發光響樂聲,地震等徵象。”這些現象是圓滿成就的外徵象。當時,此地出現了響聲,發白光,無雲的空中遍滿了彩虹、明點、小明點等。因此遠方的弟子也知道上師圓寂了。

       七天後,門色仁波切的弟子──噶陀寺的大堪布貝瑪洛珠到達紅科,作了請門色仁波切出定儀軌。為遺體沐浴,穿上三法衣,持金剛鈴杵等金剛總持印,安放在寶座上,讓諸弟子及信眾瞻仰、供養、發願共二十一天。瞻仰的人達數萬人之多,分別得到了聖物、甘露丸、聖衣等,也有不少人發善願誓。紅科寺作了酥油燈、酥油花及食子等供品雲。

       接著,請來了松吉澤仁仁波切、格則‧吉美旦巴吉贊、蔣揚吉贊老堪布等修誦供養儀軌,並依《四業護摩》火化遺體。此時,煙霧中香味四溢,空中彩雲連網、明點作莊嚴,還發白光、發響聲等等,與《續部經典》中的徵象相符合。七天後,開靈堂時,發現恩師顱骨與脊骨上有自然的靜忿佛相,五種舍利甚多。《續》裡記:“靜忿二佛顯出身相。”又記:“舍利者不毀壞,堅硬無他物滅,即得無畏佛果。”《自然現象》中寫到:“佛像舍利發光等,哪裡有了涅槃者,哪裡就有此徵象。”這些續部寶典中所講的徵象均與門色仁波切圓寂時期的徵象相契合。也就是說門色仁波切已證得了無畏佛之果位。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小黑屋|手機版|分享佛法資訊請先注意版權申明|藏密網 UA-2159133-2

GMT+8, 2018-4-24 18:33 , Processed in 0.157797 second(s), 20 queries .

Copyright © 2016 | LIGHTSAIL支持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