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藏密網-漢傳.藏傳.南傳.佛教資訊網

注册藏密网可以获得更多功能与服务的支援,赶快注册吧!
立即註冊

合作站点账号登陆

快捷導航
查看: 722|回復: 2

6/23-6/24【終身實修的竹巴噶舉札西炯國寶級瑜珈士阿曲長老教授「四加行觀誦法」 】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6-14 12:1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帳棚學校
竹巴噶舉扎西炯閉關實修傳承
措尼仁波切:我很開心想跟大家分享這張照片,在印度扎西炯,這些偉大的瑜珈士 拓滇 齊聚一堂一起來慶祝年度的蓮師法會,這裡很多瑜伽士閉關長達20年或甚至更多年,這真是非常具有啟發與鼓舞我們!即使在這黑暗時期,很多地方發生爭鬥、混亂、戰爭,但 佛法仍舊如此閃耀著光芒他們是如此鮮活的典範與大家一起隨喜感恩並分享這照片,這世界上仍有這麼偉大殊勝的事情正發生著。      

~措尼仁波切~

【尊勝法林法訊】
【An info of Center】
⚜️6/23-24 阿曲長老「四加行」引導
       「四加行」的共同加行也稱「轉心四思維」,學密者雖皆耳熟能詳,卻甚少有人願意深入瞭解;「不共加行」更是明心見性不可或缺的要素,但是卻又很難質量並重地將其完成。
       住山實修的瑜珈士 阿曲長老將以其切身經驗,講解實修派的「四加行觀誦法」,讓我們知道「四加行」如何將瑜珈士變成眾人景仰的瑜珈士,看似平凡的「四加行」,將由 阿曲長老的講解給予不同的感受,讓我們確實獲得修持傳承派的加持!
【引導時間】6/23-24下午2~5時
【引導地點】台北市明水路397巷7弄25號B1
【報名方式】
◎將於6/14上午10時開始報名,名額限100人。
◎請填寫線上報名表:
https://docs.google.com/…/1FAIpQLSf-wSYL0HOUEbIO32…/viewform
◎報名費<金額請洽中心>(含四加行儀軌及場地費)。

學會網址



【雪域聖光:康祖法王住山實修傳承錄】現場可請書!有法王用印!
[YouTube=640,360]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U9e570YgDQ[/YouTube]

措尼仁波切序

  藏傳佛教四大傳承裡的噶舉派,向以師徒心契口耳相傳的特殊教法來延續傳承。而在噶舉派近數百年來極其重要的一位上師就是康祖法王,他不但是西康地區名聲顯赫的康巴噶寺住持,還是超過二百座以上寺院的宗教領袖。而康巴噶寺之所以受到世人崇敬的另一個原因,則是在歷世康祖法王指導下,完整保存了自祖師密勒日巴以來所執持的瑜珈士潛修傳統,寺裡選拔優秀僧人透過長期閉關圓滿修行,經由身體力行,讓佛陀的教法與自己的生命完美結合。

  由於前兩世措尼仁波切與第六世康祖法王有深切的師徒緣分,為了延續傳承法脈,我在十二歲時由第八世康祖法王來信要求家父送我至札西炯,並親自為我主持陞座,隨即在康巴噶寺展開我最初的佛學教育,逐漸成長、成熟,為日後的全球佛學教導奠下深厚的基礎。在札西炯期間,除了札實的佛教基礎義理課程與儀軌修持,康祖法王以及諸多祖古和瑜珈長老更以其身教和言教,讓我理解如何專注於心,從日常生活中實踐佛義,找到自我。他們的言行與風度,我至今仍深為感念,並引以為佛學行者的典範。

  我在札西炯時,常有機會從教導我的祖古和瑜珈長老口中,聽聞歷世康祖法王的傳奇經歷。可惜的是,其中很多並沒有留下文字紀錄,時日一久,極可能就此漫失在歷史長河中而不復為世人所知。令人欣喜的是,康巴噶寺弟子多傑仁卿喇嘛從十數年前在札西炯閉關時開始,就孜孜不倦地將這些口耳相傳的事蹟記錄下來,並且努力蒐集資料,撰寫成這本康祖法王傳承的傳記。多傑喇嘛是我在康巴噶寺同一間寮房的室友,曾經在瑜珈士座前求取過《大手印》、《那洛六法》等深奧教法,並且經歷兩次的三年閉關。如今為康祖法王指派為寺院的首席總管與台北佛學中心的常住法師,也是我在推廣佛學教導的好夥伴。他能完成這件不同凡響的功德,讓世人有機會知曉康祖法王傳承的神聖,確實值得嘉許和肯定。

  佛法修行無他,但求自心而已。祝願每一位得見本書的法友,皆能從中得到感動,在修行上尋得清靜自我的道路,圓正菩提而得解脫。
第三世措尼仁波切


扎西炯傳承因實修者閉關者眾多,有許多殊勝事蹟,下文出自台灣人喇嘛多傑仁卿(14歲即前往印度札西炯康巴噶寺,後經歷兩次三年閉關,現回台貢獻所學)所著康祖法王傳【雪域聖光:康祖法王住山實修傳承錄】,與長老之互動經過:



安江長老,全名江揚樓祝,在瑜珈長老中最平易近人,
最受年輕一輩敬愛。


安江11歲時,在第七世法王座前出家,
15歲背完法會的儀軌經典,之後學習食子、曼陀羅、唱誦。

他覺得,如果不能在臨終前有些許自信面對死亡,
愧對父母、信眾的栽培之恩,於是申請閉關專修,
27歲時進入大密一見解脫林,修習傳承法要。

從轉心四思惟、四加行、本尊咒圓滿,
然後專修拙火氣功、拳法、大手印。

安江一直在潛修中心閉關,曾誦持一千萬遍金剛薩埵百字明,
其他各種心咒也都持到十萬~百萬的數量。

安江這一生拜了160萬遍大禮拜,
一直到74歲以前,還維持每天500拜的習慣,
之後體力漸衰,改為每天100拜,
80歲以後,又減為每天50拜,
直到圓寂前十天。

我與安江很熟了以後,有時候會幫他洗澡。
第一次幫他抹肥皂時,發現他的脊椎尾端有一塊很厚、很硬的老繭,
他說:「我是一直觀修到長出這個為止,你也這樣子做吧!」

我問過安江,像他這樣刻苦修行了一甲子,
光是持過的百字明咒、勝樂金剛咒就各一千多萬遍,
以西藏諺語所謂的〈觀修的證量或持咒的數量〉而言,
早就有資格弘法了,為什麼不出來度眾呢?

安江說:「祖師們都是示現住山修持的,他們都認為這樣子就是利生了,
他們也諭示後學要住山觀修,這是噶舉巴的宗風。」
他又說:「況且我知道自己幾兩重,
用不著去打腫臉充胖子!」

他常告誡:「千萬別想要為人師,別急著利他。
利他固然重要,但沒有證量就談不上利他,
先捫心自問,無常來臨時,有能力、把握面對再說吧!」

和所有瑜珈士一樣,安江總表現出毫無修為的樣子。
他常常很驚慌的說:「啊!怎麼辦?我離死期不遠了,有沒有可憐我?」
我也總是故意笑著說「沒有」,
其實他早已脫離生死怖畏了,只是要提醒我「人生無常」罷了。

安江的衣食是「最起碼的簡單」,穿的是別人送的二手貨,
吃的是粗茶淡飯,他常說:「好吃、難吃,過了舌頭,還不都是一樣。」

「這個朽質遲早要成灰燼,沒什麼可眷戀的,不必為它去造業。」
是他的口頭禪,他從未為自己花過一毛錢。

安江把兩個信封袋當作錢包,分別裝著「生錢」和「亡錢」。「生錢」是一般的供養,他把生錢拿給常住作開銷,「亡錢」是他度亡的供養,他用來買油點燈、印經咒,為亡者祈福。一直到圓寂前,他都在幫人裝臟佛像,而且都是義務性質、不收費的。

有一次,他裝臟一尊釋迦牟尼佛像,
是村裡一個家徒四壁的窮人的,安江裝臟好,把佛像放在頭上祈求加持說:
「願某某某能衣食無缺、寬心無慮…」
不到一年,那個窮人竟然蓋起了洋房。
我說:原來你有「真言成就」啊!他沒否認,只是笑笑。

安江早就預知時至,我閉關圓滿回台灣前,向他告別,
他說,他再過一年就要「回老家」了。

後來我因父親過世耽誤回程,延後兩個月才回到寺院,
趕去見他時,他抱住我說:
「太好了,我倆在死前還能再見面,真是太歡喜了!」
十天後,他就圓寂了。

那十天的時間裡,
安江顯得那麼平靜安詳,
也許是看到什麼聖境現前,
總是一個人微笑著。

安江示寂當晚,以左手貼耳、右手放在心臟位置的姿勢入定。
兩天後出定,肢體柔軟沒有臭味,床上乾淨沒有穢物。
遺體供在壇城上,由祖古僧眾修法。


七天後,荼毘前,
大家發現:安江的遺體縮小了,是成就虹光身的徵兆。
很多人認為,他的遺體如果能一直放著,
一定會有更驚人的現象。

安江荼毘時,舌頭、心臟從柴堆裡滾落,
喇嘛以為是食子掉下來,用鉗子夾起再丟入火中,卻又滾出來,
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是舌頭和心臟。


荼毘後,舍利子多到撿不完,
黑、紅、白三色,
最稀有的,是唯妙唯肖的海螺形舍利。

後來,安江的骨灰製成擦擦,
潛修中心也建塔供奉靈骨塔,
安江的舌、心也放在小銅塔裡,供人膜拜。

根據經載,能燒出海螺舍利, 是圓證七地菩薩的徵相, 沒有人料到,安江竟然有這樣的修行成……。


160521cxpyschshz90wooh.jpg
 樓主| 發表於 2018-6-14 12:16 | 顯示全部樓層
佛母大金曜孔雀明王專頁
摘錄
學會網址

【喇嘛與長老】
【Lama with Todgen】
住持 多傑喇嘛分享與瑜珈士們的相處趣事分享(四)
安江長老的卜卦非常準確,寺廟內外的僧俗,若有疑惑都會請怹卜卦,怹的工具不是別的,平常手中的念珠而已。
有一次晚餐後,在長老的房間內,我突然腹痛如絞,完全無法站直,更別說到隔壁森多長老的房間裡面去唸書,看到我痛苦不已,長老馬上說:「來!來!來!趕快來卜個卦,看看會不會涅槃!」
我完全無法抬頭看他,只聽見他說:「大好大壞!看來你不是馬上好起來,就是要涅槃了!」我真的非常的痛,所以只好回寮房休息,說也奇怪,到了房內肚子就不痛了! 真的是馬上好起來!
隔天是禮拜天,放假不用上課,一早聽到在路上有人喊:「安江長老呀,怎麼今天下山來了?」
「我來看看多傑仁卿涅槃了沒?!」
怹特地下山來探病,唉……。
第二次是在我圓滿的第一次的三年關,想著是要繼續閉關還是回台探親一下,舉棋不定的時候,請長老卜卦。
繼續閉關?有障礙!
回台探親?有障礙!
出關入寺修法?有障礙!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障礙,既然怎麼樣都躲不掉,那就回去看一下父母再回來好了。結果,那個躲不掉的障礙原來是我爸爸的過世。
那時趕緊通知寺廟、法王、瑜伽士幫他超度,安江當時聽到家父過世的消息,脫口而出的第一句話是:「太好了!」-讓去報喪的喇嘛一頭霧水。
結果安江長老幫我處理了家父所有的後事。骨灰先帶回去寺廟,放在怹的關房進行《修骨度亡》,直到49天圓滿,然後做成小佛塔,再由長老開光加持。
後來等我回去時,怹跟我解釋說,「太好了!」的原因是,有一個出家兒子在處理身後事,讓爸爸不必擔心,不是怹幸災樂禍。當時知道長老這種功力,跟大多數台灣人一樣,喜歡談夢境跟卜卦來預知吉凶的我,怎麼可能放棄這種良機?!
於是,遠到自己前世是誰,近至明天的吉凶;大到世界的走向,小至某人的心思,所有想得到的,全部找長老占卜,怹也幾乎來者不拒照單全收。
他常開玩笑說念珠都快被我卜到斷了,還說我欠怹很多卜卦費。不過,當然也不是沒有踢過鐵板。有一次,我一樣頭倚著怹的膝蓋側躺在床上,開始滔滔不絕的細述卜卦事項,正在持咒的長老,突然說:「你有完沒完?!」
我嚇了一跳,因為怹從來不會用這種語氣,不由得頭往上抬看著長老,只見怹右手高舉念珠就要打下來---當下頓覺空氣凝固,四周悄然無聲,我只能等著被打……。
當時看著長老的眼睛,我能感覺他在思考(後來我才知道那叫反觀內心),時間只有3秒不到,怹的手放下來了,繼續持咒。
頗受驚嚇的我,試探性的詢問:「安江,您生氣啦?」
「當然氣啦,沒有人像你這樣的!」怹說。
「可是,我就是想問嘛,不要生氣啦!」
我突然想起明卓長老與也拉喇嘛兩人之間的那句名言,馬上對安江長老說:「心性!心性!」
怹立刻破顏而笑,說:「是喔?!呵!呵!呵!」
我這輩子還沒看過有人從憤怒到消氣然後開心的時間,是不到20秒的!
明卓長老與也拉喇嘛是發生了什麼故事呢?
必須先介紹一下,明卓長老是閉關中心13位瑜珈士的前前前任龍頭,也就是指導師父,具有大手印極高的證量,是 六世法王的弟子,被夏迦歇利祖師印可為已經達到大手印無修境界的修行者,不過,脾氣暴躁,就像馬爾巴譯師一樣。
也拉喇嘛則是在本尊的生起次第觀修獲得自在者,能夠隨意差遣護法,具有強大的咒力。
有一次,兩人一起出外修法,也拉喇嘛發現明卓長老做的朵瑪有點不如法,於是告知正在擺設壇城的長老,長老一聽怒不可抑「什麼?敢指正我!」,整個人衝過來準備教訓也拉喇嘛,也拉喇嘛靈機一動,指著長老說:「心性!心性!」只見長老突然停住,嘿嘿一笑,又轉頭回去佈置了。
這個故事是安江長老告訴我的,所以怹馬上意領神會的笑出來,不過怹說:「明卓是已證悟心性,所以一點就通,我什麼都不會,所以不一樣!」
真的不一樣嗎?我看到一樣的效果。
還有一次是又被我搞煩,怹說不要再來煩怹卜卦了!我跟怹賭氣,當天不跟怹說話,第二天沒一起吃早餐,也不一起喝甜奶茶,但是上廁所時,還是要經過窗前,怹叫住我,然後用很諂媚的眼神,帶著微笑雙手合十,低聲下氣的說:「請您聖意垂鑒息怒,今後我將幫你卜任何的卦……」
看我不說話,怹接著又說:「來!來!來!我們來卜看看你這次去大號會是什麼形狀?」然後真的抓起唸珠,算了之後,說:「嗯,看起來是條狀的可能性比較高。」
弄的我哈哈大笑,父子兩人又和好如初了!



 樓主| 發表於 2018-6-14 12:19 | 顯示全部樓層
佛母大金曜孔雀明王專頁
閉關中心
札西炯是在印度西北方喜馬偕爾省的一個藏族文化工藝的社區。這個社區是由已故第八世康祖法王噶桑敦居年瑪在六十年代後期所開始建立。由於中國在五十年代末期的佔領,第八世康祖法王於是離開了西藏東部的故土。六十年代時期,康祖法王在Kalimpong的Zangdogpali停留幾年以及Dalhousie些許年後,由於接受外面的援助,因此有能力購買札西炯的土地。在那裡,第八世康祖法王重建了康巴噶寺院和閉關中心。
第八世康祖法王剛抵達印度時與主要侍從總巴仁坡切( Bontrul)、及從西藏一起而來的瑜伽士曲磊(Choelek)長老、 Zopa長老及安江(Ajam)長老,和其它九位喇嘛合影。

目前康巴噶寺有兩個閉關中心。康巴噶寺瑜伽中心也被稱為“ drubde ” ,字面意思是“修行的地方” ,最初是由第四世康祖法王曲吉年瑪(1730年至1779年)設立,在藏東Lhathok建立康巴噶寺之後,法王於是開始了閉關中心的運作。
從一開始閉關中心只有13瑜伽士修行者,這是一個顯示與吉祥連接的數字。第四世康祖法王所居住地靠近閉關中心建立的地方,法王先前在閉關中心建立的地方賜予了白色的朵瑪(Torma)。隨後湧泉自然的在那裡示現湧出,法王又賜予了一個朵瑪以排除障礙勢力,並要求喇嘛們在那裏豎立石碑。
喇嘛們搭起13塊石碑,這被認為是一種吉祥並連接至始終擁有13位瑜伽士的閉關中心。湧泉的水的量始終保持不變也剛好足夠13個人來維持生活。大師Jampal Pawo和康祖法王曲吉年瑪是這13個瑜伽修行者的老師,這些瑜伽士也被稱爲“Toden”,意思是“覺者”。
在康巴噶寺閉關中心主要的修行是進行所謂的Nyengyu或Hearing Lineage (口耳傳承)、那洛巴六法和大手印。除非閉關中心有人往生,否則新的瑜伽士是無法加入的。
瑜伽士阿曲長老(Achos), 安諦長老(Atin), 安江長老(Ajam), 森多長老(Semdor) and 策旺勒林(Tsewang Rigzin)在Dalhousie合影

當第八世康祖法王離開西藏時,同時也帶領了瑜伽士Cholek、Zopa、Tamchok、Ajam和Amtrin一同來到印度。隨後當中國抵達康巴噶寺時,瑜伽士森多(Semdor)和阿曲(Achos)也離開西藏,在經歷了艱辛危險的旅途後抵達印度Klimpong與康祖法王會合。
瑜伽士 Achos, Amtrin, Ajam and Choelek正在Dalhousie修習瑜伽


Choelek長老在七十年代末期直到去世前,是札西炯最主要的禪修老師。他與第八世康祖法王同時離開了西藏,隨後病逝在不丹,享年87歲。在不丹Satsam Chorten距離他去世不遠的地方也建立了一個舍利塔來紀念他。


瑜伽士安江長老(Ajam)其主要的修行是那洛六法,且念誦金剛薩埵數億遍,去世於1999年,享年86歲。


瑜伽士森多長老(Semdor),醫術高明的藏醫,主修那洛六法,去世於2011年,享年87歲。


瑜伽士安諦(Amtrin)是在過去25年來在札西炯主要的禪修老師。他主修大威德金剛。他於札西炯設立大威德金剛閉關中心。他於2005年7月1日去世,享年84歲。目前他的肉身舍利保存在札西炯他所住的房子裏供奉著。


瑜伽士Lama Osel、Ajam、Amtrin、Semdor與尊貴的德頌仁波切 (中立者) 合影

Zopa和Tamchok兩位瑜伽士在札西炯建立前逝世於印度。後來瑜伽士Ajam、Amtrin和Osel相繼於札西炯辭世。當他們去世時示現出驚人的徵象,瑜伽士安江長老(Ajam)遺體火化後,骨頭呈現出非常罕見的五種顏色海螺貝殼形狀的舍利子。令人驚訝的是眼睛、舌頭、心臟並未被火化掉,目前被供奉著。

瑜伽士安江長老(Ajam)在1999年遺體火化後,骨頭呈現出非常罕見的五種顏色海螺貝殼形狀的舍利子。

年輕的瑜伽士是蔣措(Gyamtso)、突托尼瑪 (Thutop Nyima)、竹舉(Drubgyu)和 聽列昆恰(Thinley Kunkyab)大約20年前加入了閉關中心。經過13年多持續的閉關,後來由第九世康祖法王正式命名為瑜伽士並授予瑜伽士專屬白長袍。後來也有一些從西藏東部康巴噶寺來的年輕喇嘛也加入了閉關中心,現在正在培訓當中。
喇嘛Osel和Tsewang Rigzin初入閉關中心時是在Dalhousie,在那裏他們有較多的時間做閉關禪修。而在Banuri and Kalimpong,瑜伽士也有時間閉關修行。後來在札西炯,所有瑜伽士他們不得不花一些時間來建立這新的社區。


第九世康祖法王與大威德金剛閉關中心瑜伽士(法王右側)及與來自那洛六法閉關中心(站立於法王背後及左側)的瑜伽士合影

對於初步的修行,他們大多先從上師與弟子間的口耳傳承(Hearing Lineage)來修行(Nyengyu)。在此之後,他們修行上師瑜伽法(Guru-yoga)、外內密上師相應法(Ladrub)、金剛亥母和勝樂金剛的簡單和複雜的儀軌。然後,他們練金剛手菩薩, 不動佛(Akshobya) ,和大黑天瑪哈嘎啦,其次是那洛巴六法,五儀軌,憤怒蓮師(Guru Drakpo),大威德金剛,和三寶總攝(Konchok Chidu)。
他們主要修持的是勝樂金剛和金剛亥母、極深瑜伽(稱為Ladrub)、那洛巴六法和大手印。康巴噶寺院提供食物給閉關中心,瑜伽士也可以自己在閉關中心廚房或在自己的房間內做出食物。

位於下方位置的閉關中心的瑜伽士們Tsawa Lama、Gyamtso、Thinley Kunchap,、Lekden,、Thutop Nyima及Drubgyu( 從左至右)與瑜伽士Semdor(坐在中間)合影。


在七十年代初,在建立札西炯社區的當時,瑜伽士是住在喇嘛的宿舍裏,第八世上師康祖法王為瑜伽士們在札西炯的山坡頂上建立了一些房間。
在七十年代中期,第八世上師康祖法王為了建設trulkhorkhang能讓瑜伽士在這裡作相關的渠道和能量修持而設法籌設募款。這個建物經費大部分來自秋陽創巴仁波切在博爾德社區的贊助。它用於瑜伽修持以及每月金剛瑜伽母法會。
當時第八世上師康祖法王有許多來自不丹藝術家製作的雕像,並在那洛六法閉關中心神殿,放置一尊大的金剛瑜伽母的雕像。自從完成這雕像的儀軌後,這個金剛瑜伽母就一直懸浮在空中,他的下方空間可以通過一條圍巾的厚度,就跟另一個在不丹帕羅附近一個神聖地方的金剛瑜伽母雕像一樣。


瑜伽士Achos長老於16歲時進入西藏東部的康巴噶寺閉關中心,在那裏他與伴隨著第八世康祖法王到印度的瑜伽士叔叔在一起。 Achos長老逃出西藏後,在噶倫堡Kalimpong與康祖法王會合。他現在已是83歲,在過去的20年裡,他一直在照護著第九世康祖法王。他並不住在閉關中心,而在第九世康祖法王的房子裡,但仍去閉關中心教授瑜伽。

瑜伽士Semdor與Lekden、Drubgyu和Tsawa喇嘛在那洛六法的閉關中心合影 ,2009年4月。




第九世康祖法王與瑜伽士Atin、Achos和年輕培訓中的瑜伽士在九十年代後期合影。




新加入的瑜伽士於大威德金剛閉關中心前合影,2009年4月

在此期間,法王也尋求Ani Jinba幫忙募款並尋求功德主護持瑜伽士,這樣瑜伽士就有零用錢來支助他們的食物和個人支出。護持功德主每月給每一位瑜伽士津貼以符合他們個人生活需要。這種情形一直持續到今日,而瑜伽士也非常感謝來自各界持續護持的幫助。
因為生活的成本不斷增加,所以非常歡迎來自各界護持和捐贈以支持瑜伽士。重要的是,支持閉關中心的修行者,將會獲得瑜伽士們密集修行所累積的無上功德回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小黑屋|手機版|分享佛法資訊請先注意版權申明|藏密網 UA-2159133-2

GMT+8, 2018-8-19 23:59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20 queries .

Copyright © 2016 | LIGHTSAIL支持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