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藏密網-漢傳.藏傳.南傳.佛教資訊網

注册藏密网可以获得更多功能与服务的支援,赶快注册吧!
立即註冊

合作站点账号登陆

快捷導航
查看: 500|回復: 4

[台北市] 7/22【直貢伏藏法《廣深大圓滿》三根本灌頂、東滇文集《正法一意》注釋口傳、蓮花王伏藏消災度亡】主法上師:伏藏師東滇仁波切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7-12 12:3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佛母大金曜孔雀明王專頁
第九世東滇仁波切(1938- )精要簡介
~第三世巴麥欽哲恭撰

「法主」是直貢噶舉派堪能代表法王在外弘法者的榮銜。第九世東滇仁波切係於1954年進入太陽花園佛學院,5年間圓滿學中觀、般若、阿毗達磨等顯教13部大論,與直貢噶舉派不共的《一意》、《大乘法教心要》,以及《龍欽寧體》、《密續秘密藏》等密法的灌頂與口訣。仁波切除持有《大手印》、《那洛六法》與《大圓滿》等新舊派傳承外,此生極為顯著的成就為:
◎新舊譯派顯密經論續部教證圓滿
◎親見蓮師、護法擁護之大伏藏師
◎開啟6大聖地
◎文殊閻魔敵、普巴金剛諸本尊之成就者
◎第二世敦珠法王授記《大寶伏藏》法主
◎口傳《岡波巴全集》等全部直貢噶舉派文集
◎口傳《大藏經》3次
◎口傳《寧瑪十萬續》2次(圖為法主與揚唐仁波切攝於前譯傳召法會)
◎尋獲《毗魯十萬續》由法王南開諾布校訂編整

【2018法尊東滇仁波切@台灣2】 蓮師聖誕法會
■主法上師:法尊 東滇仁波切

■法會日期:2018年7月22日

■法會內容:

  下午2:30《廣深大圓滿》三根本灌頂、東滇文集《正法一意》注釋口傳

  晚上7:00  消災超薦大法會

東滇仁波切證量殊勝,超渡亡者屢現瑞相!


■法會地點:台北市南京東路5段356號8樓(捷運松山新店線,南京三民站3號出口)

■法會設有法會設有亡者超渡蓮位 / 生者消災祈福祿位
個人(自洽中心)元,全戶(自洽中心)元,欽哲光明壇城會員隨喜     

■本活動以BeClass為統一報名管道:<請洽中心>

(網路報名截止:7月21日(日)中午12點)

~無論參加與否,您都可以參贊護持,共成殊勝道業~

※※※※※※※※※※※※※※※※※※※

蓮師聖誕法會殊勝緣起

   尊勝直貢噶舉傳承-第17任直貢法王仁欽彭措(珍寶圓滿,1509-1557),是蓮師上師吽卡拉與大手印大成就者薩拉哈的化身。《廣深大圓滿》是法王於30歲的土狗年(1538),藏曆八月初十日,在直貢德忠聖地「長梯天洞」,親見蓮花生大士顯現為馬頭金剛父母的身相,跟虛空中無數持明聖眾一起薈供,為他傳授三根本灌頂、賜予一切甚深訣竅。如此取出蓮師令依喜措嘉埋藏,內容涵括自加行,三根本生起次第、廣深六法圓滿次第,乃至大圓滿本淨且卻、頓超妥噶具全的《廣深大圓滿》,成為直貢噶舉派最重要的大圓滿修法之一。

    法王仁欽彭措的親傳弟子工布東滇(Kongbo Togden),便是現在第9世東滇仁波切(1938~ )的前身。有鑑於此,巴麥欽哲仁波切特別請求恩師東滇仁波切,傳授《廣深大圓滿》三根本灌頂,賜予無上加持。

■ 今年7月22日(藏曆六月初十)是蓮師聖誕。值此殊勝日,巴麥欽哲仁波切特別請求於並曾親見蓮師取出蓮花王伏藏法要,蒙蓮師代表─敦珠法王授權為《大寶伏藏》、《寧瑪十萬續》法主的恩師東滇仁波切,傳授《廣深大圓滿》三根本灌頂,與他對《正法一意》的注釋口傳。

■《正法一意》是吉天頌恭親傳的直貢噶舉不共實修口訣,諸佛同一之意趣,萬法歸一之實相,第八世大寶法王譽為達波噶舉派之大宗見,曾親自寫下廣大疏釋。東滇仁波切做為精通此法深義之大師,能夠從他領受其自註之口傳加持,意義自然不同凡響。

■又,末法時代有情根性弩鈍、障礙多、造罪重。法尊東滇仁波切將主持蓮師消災超薦法會,以諸佛菩薩加持力,使在世行者消災增福延壽、離病苦,具足聞思修持正法善緣:亡故眾生解冤、釋結,離苦得樂。敬邀有緣四眾弟子一同參與此殊勝的法宴。

※※※※※※※※※※※※※※※※※※※※※※※※※※※※※※※

■隨喜殊勝功德,徵求「蓮師日之東滇文集《正法一意》注釋口傳暨《廣深大圓滿》三根本灌頂與超薦大法會」之護持功德主(將安排獻供曼達/安立壇城祿位)
◎本活動以BeClass為統一報名管道 < 請洽中心 >

■隨喜參贊:

供燈/供齋/供僧/供花/供品/壇城莊嚴/薈供品/助印法寶經書

■護持法會

1銀行匯款:台北富邦銀行(代碼012)建成分行,

  帳號:410-168-211728 戶名:黃英傑。

2.海外法友可用:

  -香港欽哲光明壇城-支付寶帳戶:852-96476897

  -香港中國銀行帳號:01280510672039

■諮詢:buddhismpath@gmail.com /0928-830-283(盧師姊)

~請多加利用匯款管道,減輕櫃檯人員負擔,避免報到流程壅塞~



213ee915b306f77afa8b1106r.jpg
 樓主| 發表於 2018-7-12 13:00 | 顯示全部樓層
面然大士專頁
什麼叫伏藏?各方大德開示伏藏法之無比殊勝處

     前世宗薩欽哲對祖古烏金的開示:

     「它們(指伏藏法)真是不可思議地珍貴。大圓滿教法可以同時在寧瑪派上師傳給弟子的口授傳承中,以及發掘出的伏藏法中看到。伏藏法當中,最傑出的集要是《心要四支》,它包含了來自蓮花生大士與無垢友尊者的教授。在屬於它們的那個特定年代中,這些教授利益了廣大眾生,而許多修行人因依此修持,而晉升至持明者的層次。」
     「蓮花生大士懷著極大的慈悲與智慧,確保了每個世代都能有針對那個時代的特定法教。此外,蓮師也確保了這些法教的傳承很短,不受到毀壞的三昧耶所污染,而空行母加持的氣息仍舊溫熱。這是為何我們現在有許多來自各個不同世紀的儀軌都是根植於三根本之上。」
     「有些人對於如此多種教法並存的用意感到納悶——不過這有很多好理由。一個理由是伏藏法發掘時立即的效果:它就像是新鮮的穀物,而不是去年的食物。每個年代都有即將臻至圓熟境界、難能可貴的弟子,而他們必須要領受適切的灌頂。其他眾生則必須藉由種下未來解脫的種子,才能間接受益。而佛陀的法教必須得到護持,才能確保眾生的安樂。這是蓮師關切的事情,而他確保了未來許多世代都能得到這樣的利益。他的確是位了不起的仁者。」

     祖古烏金仁波切大成就者之歌傳承篇353頁中開示伏藏法門:

     隱密的教法一開始被埋藏在地底或岩石中,然後再被發掘或取出來,除此之外,隱密的伏藏也可以指伏藏礦脈,這是五大元素的力量,是自然界與生俱來的,伏藏可以分為七種類型,而在所有伏藏師當中,似乎只有蔣揚欽哲旺波與秋吉林巴擁有全部七種佛法法伏藏,伏藏教法的經文,譬如以巖伏藏來說,無論原先的手抄稿或是以藏文書寫的的形式,或是以空行母的象徵文字被封藏起來,都完全不會被四大元素所損壞,也無法被銷毀,即使這個世界被搞得天翻地覆也一樣,盡管它們可能會持續封藏一到兩千年,甚或更久的時間,直到適當的時機才被會被伏藏師發掘出來。
     正宗的伏藏教法是完全由蓮師的言教所構成,並不會插入其他人的想法或意見,彷若成佛者已經檢驗過何者是對當前時代最有利益的教授般,伏藏教法與所領受的人緊緊相連,就像上師所給予的指引,是和弟子的心意緊緊相連一樣,同樣的,蓮師的佛法伏藏和當前時代也緊密相連,就像是從過往直接連結到現在一樣。
     佛法伏藏是由蓮師直接傳授給他所授權的伏藏師,因此傳承非常短,所以,既然伏藏師的心意與蓮師的心意無二無別,因此所傳承的加持和親見蓮師本人是一樣的,並沒有差別,因此,一位伏藏師肯定是已經認出了無別覺性,並具有非凡的了悟程度,除此之外,以心傳心的傳承加持,是不可能以任何方式加以損毀的。
     因為從一位真正的伏藏師那裡領受的傳承加持,是極為巨大且無法加以損毀,所以,有別於領受其他灌頂,一位行者即使只能領受簡短的伏藏灌頂,仍會用極大的加持,當我們確實檢視自己的經驗時,我們就能發現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慈誠羅珠堪布開示伏藏法:

     我聽說國外有一些人在研究伏藏,但是從未聽說漢地有人在研究和挖掘伏藏,這方面的漢文書籍我也沒有看到過。也許大家都忙著搞經濟,跟錢沒有多大關係的事越來越沒有人做了。不過,這也許是我孤陋寡聞吧!說不定也有人在鑽研這方面的課題。
     寧瑪派最神奇、最突出的地方,就是伏藏品。雖然其他教派也有伏藏品,而且在那些教派的上師當中,也有很多人可以取伏藏品,但伏藏的源頭卻是蓮花生大師。蓮花生大師所處的時期是前弘期,那個時候只有寧瑪派,所以絕大多數伏藏經文是寧瑪派的。
     伏藏是非常重要的藏經方式。譬如說,如果某一天發生核戰爭,整個地球被摧毀了,但伏藏密法也是毀不掉的,這一點我們大可放心。因為伏藏是藏在伏藏大師心裏面的。從外表上看,伏藏大師每次取伏藏的時候,或者是在湖泊當中,或者是在岩石、神山當中取出的,但實際上這只是伏藏的一個資訊而已,真正的伏藏不需要外界的條件。
     當年蓮花生大師給弟子們灌頂、傳法之後,就把各種灌頂、修法、儀軌的傳承,交付給不同的人,並特別囑咐不同的護法神保護這些伏藏。蓮花生大師也同時授記:未來什麼時候需要這些伏藏法,什麼時候就能取出來。正是依靠這種殊勝因緣,才使藏密不會斷絕。只要有一位標準的伏藏大師,就可以從他的心田裏取出伏藏。在取出的伏藏中,灌頂、修法、儀軌的傳承應有盡有,而且傳承非常清淨。這是蓮花生大師特有的、非常偉大的弘揚密法、續佛慧命的竅訣!依靠這種竅訣,藏密永遠都不可能從根本上毀滅!除非眾生的福報窮盡了,那只有另當別論。
     伏藏品的內容非常豐富,既有修法,也有佛像、甘露等等,真可謂面面俱到,但最重要的是佛經。佛經裏面的一部分是灌頂內容,一部分是與灌頂有關的修法,還有一部分是修法儀軌,另外還有其他一些從前行到正行的一系列具體修法。
     伏藏品的傳承非常清淨,是由蓮花生大師直接傳給伏藏大師的。如果我們去聽這個法,修這個法,則蓮花生大師跟我們之間就只有一個人的傳承間隔。
     在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東西有真就有假,當然伏藏品也不例外。蓮花生大師也曾親口說過,伏藏品也有真假之分。那些被魔或者鬼神加持了的人,也可以在岩石、湖泊甚至空中取出佛像等等,但是不是真正的伏藏就很難說了。
     那麼,我們怎麼確認伏藏的真假呢?雖然伏藏品的真偽很難確認,不過也有一些方法。
     什麼方法呢?比如說,伏藏品一方面藏在人的心裏面;另一方面,它的資訊會藏在一個類似珠寶盒的寶篋之中。我曾經見過法王如意寶上一世取出來的,由蓮花生大師傳下來的伏藏,還有法王如意寶今生自己取的伏藏。都是很小的一張紙,上面只有兩、三個字,或者五、六個字。從我們普通人的角度來看,那只是簡單的一張紙而已,但事實上這張紙的尺寸、規格是非常有講究的。上面寫的內容也不是我們現在用的藏文,其中有些是字,有些是一種符號。這些字和符號都有嚴格的要求,通過這些字和符號,一個真正的伏藏大師就可以辨別出另外一個人的伏藏是真是假。
     還有,如果經過某個伏藏法的灌頂,並修持該伏藏法之人感覺內心很有收穫,修行有長足的進步,或者當地出現十分吉利的瑞相,就可以肯定地說,這個伏藏是一個真實的伏藏。否則,倘若所有修習此法的人都不吉祥、不順利,修行沒有進步,或者自從取了這個伏藏以後,當地發生了很多災難,出現了許多不吉祥的事情,就證明這個伏藏不是真正的伏藏,而是被魔加持了的伏藏,是很危險的伏藏,所以,了知這些區分方式是非常重要的。
     若要念修伏藏法,應選擇像法王的上一世列繞郎巴大師那般的,全西藏高僧大德公認的伏藏大師所取出的伏藏品。他們所傳的灌頂、修法是最可靠、最踏實的。而在一些小寺廟裏面,也有人自稱是伏藏大師,但其中有些號稱是蓮花生大師傳下來的伏藏品,其實卻是他們自己隨便寫的一、兩張紙,這種情況以前有,現在就更不用說了。這是不是真正的伏藏品,大家心知肚明。
     我的意思不是說小寺廟或偏僻地方肯定沒有伏藏大師,我要強調的是:假如不是從真正的、公認的伏藏大師手裏傳出來的伏藏品,我們就不能盲目接受。當然,也不能隨意譭謗,因為我們既沒有這樣的責任,也沒有這樣的智慧。
     說到這裏,也許會有人問:“既然伏藏是藏在人的心裏的,為什麼還要到外面去取呢?”這是一個外緣、外因。我剛剛講過,伏藏大師取出來的紙上寫的字很奇怪,一般人根本看不懂。就算看得懂,似乎也顯得很無聊,沒有太大內容。
     比如,一片伏藏的紙片上面說:開春的時候,蓮花生大師和眾弟子們搭起絲綢帳篷,住在某某地方。那時,每天清晨在我們的眼前,有一群群的鴛鴦和布穀鳥唱著歌飛來飛去,當時的氣氛非常好。就這樣一段話,不知道什麼意思,也根本不是什麼經文。但是,伏藏大師看到這些內容的時候,立即就能回憶起當時的情景:蓮花生大師時期,我們眾師徒在一起,蓮師給我們灌頂、傳法,並說了如是這些話……然後依靠這句話,伏藏大師就會在心裏顯現出完整的伏藏內容。
     在有些伏藏的紙片上,只有幾個我們看不懂的字——有空行刹土的文字,也有當時一些內部小規模流傳,而並不公開的文字。伏藏大師在看到這些文字以後,立即會從心裏顯現出當時的所有灌頂和傳承內容,然後輕車熟路地寫下來。有時僅僅依靠一、兩個字的資訊,就可以寫出兩、三本甚至七、八本書。然而,這些書的內容絕不是隨便寫的,平時我們讓他寫,他也寫不出來,但在因緣和合的時候,伏藏師就會一五一十地想起當時的情景,並一一記錄下來。
     外面的伏藏就可以起到這樣一些作用。(未完接下文)

 樓主| 發表於 2018-7-12 13:00 | 顯示全部樓層
紀念晉美彭措法王如意寶
    當然,伏藏品並不是真正需要什麼外緣,在外境發生轉變的時候,如果因緣具足,伏藏品一樣可以保留下來。
     比如,假如出現湖泊乾涸或消失等情況,原本放在湖泊裏面的伏藏,會自然而然地自行遷移到另外一個地方。事實上,伏藏並不需要湖泊和森林等載體,即使是空中,都可以藏伏藏品。
     法王如意寶的傳記中有記載:在我們還沒有去學院的時候,就在十幾個人做會供的當下,法王從空中取出一個寶篋。這不是神化故事,是一件真實發生的事情。
     現在有一種觀點叫科學主義,“科學”後面加了“主義”兩個字,是什麼意思呢?也即萬事萬物都要用科學來解釋,目前科學不能證實的,即便是事實也一律否定。如果一個在精神方面有特殊經驗的人,與一個持科學主義觀點的人進行交流,科學主義者會認為他的談話物件精神出了毛病——有幻聽、幻覺,或者得了這個症、那個症,根本不承認客觀存在的事實。實際上,連真正的科學家都反感這種科學主義的態度。
     科學家們意識到,科學研究是要用資料來分析、來說話的,這個資料的範圍不能只局限於實驗室當中,凡是日常生活中真實發生的部分都屬於資料,都應該承認。這才是科學、客觀、公正的態度。從這一點就可以說明,科學主義的態度實際上是不科學的。
     以目前的物理學常識來解釋空中出現一個寶篋的現象,恐怕有一定的難度,但如果從量子物理最深的高度來探討這一現象,就是有可能的。量子力學認為,世上所有的物質,都是從純能量當中產生的。既然如此,那麼,寶篋完全有可能在空中產生。不過,想完全用科學來解釋伏藏,還有一定的距離,至少目前的科學還達不到這樣的水準。
     話說回來,不僅法王如意寶,包括以前很多的高僧大德,都從空中取過伏藏。一個真正的伏藏取出來之後,都會度化一定數量的有緣眾生,特別是在剛剛取出來的時候。
     就像在釋迦牟尼佛剛剛轉法輪不久的五百年當中,修行成就的人特別多,後來修行成就的幾率會慢慢減少一樣,一個伏藏法剛剛取出來的時候,如果能如理修持,它的加持力會非常大,很容易獲得成就。
     法王的著作裏也有很多取出不久的伏藏法,比如金剛薩垛伏藏品的修法等等,希望大家能珍惜這些因緣。
     順便講一下,我們不能認為,金剛薩垛的修法,只是一個懺悔法門。需要懺悔才念修金剛薩垛,不需要懺悔就不用念修。
     其實,金剛薩垛是一切壇城的主尊,依靠金剛薩垛既可以懺悔業障,也可以修持共同與不共同的悉地。作為密乘弟子,我們應該有正確的見解。
     接下來介紹,伏藏是如何藏在人的心裏面的呢?
     近期出現的催眠術,被國際上公認為是合法的學術項目。我想,催眠術這種自然現象,與蓮花生大師當時藏伏藏的方法有一點點相似的地方。譬如說,當我們醒著的時候,會胡思亂想,有很多雜念,這就很難回憶起小時候或者更久遠的事情,但通過催眠,就可以把人的意識降到一定的水準,粗大的雜念自然消失,雖然未到阿賴耶識的地步,但在半醒半睡的狀態下,就比較容易回憶從前。
     同樣的道理,伏藏不會隱藏在第六意識裏面,更不會隱藏在阿賴耶識當中。蓮花生大師認為,雖然伏藏大師們是很了不起的修行人,即使不是成就者,也至少是開悟的人,但他們也會受生死輪回的影響,要經過很多生生死死。在這些生死輪回的過程中,意識是不斷變化的——不斷毀滅又重新喚醒,其間很多東西都會被忘掉,所以伏藏不能藏在第六意識之中。
     那麼,蓮花生大師把伏藏埋在什麼地方呢?藏在如來藏,也即證悟空性的智慧當中,因為這個智慧永遠不會改變。
     比如說,大海的海面是波濤洶湧、起伏波動的,而海底卻基本上如如不動。同樣,我們的第六意識就象大海表面的海浪一樣不斷生滅變化,但如來藏卻像海底深處一樣恒定不動,即使歷盡生死輪回,也不會動搖如來藏,所以,蓮花生大師才會把伏藏藏在如來藏的智慧中。
     當開發伏藏的因緣聚集的時候,伏藏師只需進入證悟智慧的境界,伏藏的內容立即會全部顯現出來。正因為如此,所以很多伏藏大師在寫完了整個伏藏內容以後,也不知道它是怎麼來的。
     以前法王如意寶跟我們講過,很多伏藏大師有過這樣的感覺:如果一個伏藏出世的機緣成熟的時候,伏藏師必須要寫出來,如果不寫出來,伏藏師就會不斷受到干擾,感覺非常不舒服——腦海中反復出現這個伏藏,晚上睡都睡不著。一旦寫成文字以後,所有的干擾當即消失。
     伏藏是非常奇妙的佛法傳承方式,蓮花生大師也說過,藏密的最後一個希望就寄託在伏藏身上,因為伏藏永遠都不可能被徹底毀滅!
     然而,目前,藏地有些人寫書,既不是寫論典,也不是寫見解、行為、修法,而是寫一些儀軌。所謂的儀軌,在藏區滿地都是,如果我想編撰幾個儀軌,也不成問題——找幾本書這裏抄一個點,那裏抄一點,拼湊一個給你們,說是我的伏藏,我想沒有人知道是假的,所以這方面還是有一定的危險性,我們一定要認真對待。
     在此我要提醒大家,就算你們覺得伏藏有多麼奇妙、多麼殊勝,也不能認為,一旦遇到伏藏修法,就可以馬上成佛,所以一聽見伏藏,便不加揀擇、趨之若鶩。假如缺乏應有的知見,以後在遇到一個自稱是伏藏大師的人,拿著一、兩張經文給你們宣稱是伏藏的時候,你們也許就會在無有任何理性觀察的情況下,單憑感覺隨順而轉了。
     要知道,假的伏藏會導致兩種結果:一種結果,對我們的修行無利無害,但是會浪費保貴的時間;另一種結果,就是修行不但沒有成就,甚至連世俗的一切都越來越不吉利,這是最噁心的結果,也是對我們傷害最大的結果,所以我們要慎重對待伏藏!
     雖然藏地其他教派真正的高僧大德中,也有蓮花生大師的化身,亦或蓮花生大師弟子的化身,其中有很多是取過伏藏的,象宗喀巴大師、噶瑪巴大師等等,但伏藏的主要來源卻是寧瑪派。
     寧瑪派教法傳播的第三個途徑,就是淨相。淨就是清淨的淨,相就是指形象,換言之,也可以稱為淨境或淨觀。
     它是什麼意思呢?修證非常好的那些上師,在夢境或入定當中,可以輕而易舉地漫遊蓮花生大師的刹土,或者極樂世界等清淨佛刹。在漫遊的過程中,會在佛菩薩坐前聽聞到很多教法,當他出定或從夢中蘇醒過來之後,將這些修法完整無誤地記錄下來,便形成了一種修法或者儀軌。
     在法王如意寶的著作裏面,有一部分就是這樣來的。以後你們修行達到一定的境界,可以漫遊佛刹的時候,也同樣可以寫出淨觀的修法。
     不過,如果只是做了一個吉祥的夢,夢中佛、菩薩、上師給自己說了幾句話,自己醒來後也能清清楚楚地把它記錄下來,這是不是淨相法呢?不是!淨相法不會那麼簡單,它有一定的特徵,具有包括灌頂、修法、儀軌及解說在內的完整體系。
     當然,有些淨相法也只有三、四句,所以也不能一概而論,否認所有文字短小的淨相法。但現在要鑒定真假淨相法,的確有一定的難度。因為很多可以鑒別淨相法的,像以前那樣被公認的高僧大德已經越來越少了,藏地有些上師雖然可以鑒定,但總的來說還是十分稀有。
     正是因為真假難辯——無論是經典、伏藏亦或淨相法,都有真有假,所以密宗要求一定要觀察上師這一點也顯得尤為重要了!就像因明所說的一樣,要證明佛教的觀點成立,首先要證明佛是真實語者,然後就可以相信佛所說的一切法。同樣,通過長期周密細緻的觀察以後,我們就會對所觀察的上師建立起穩固的信心與正知正見,這樣就能如法地依止真正的善知識,對他的所言所行,即使當時不太理解,不好接受,也不會對上師生邪見,始終相信上師是正確的。否則,如果當初沒有如法觀察,必然會引發嚴重的後果!這方面的例子數不勝數,因此,藏傳佛教才會對觀察上師有著嚴格的要求。
     對於沒有條件觀察的人來說,依止法王如意寶和他的上一世,以及很多藏地公認的高僧大德,應該沒有問題。綜上所述,只要如理如法地觀察善知識,依止善知識,即使遇到各種問題,也會圓滿解決好的。


 樓主| 發表於 2018-7-12 13:01 | 顯示全部樓層
佛母大金曜孔雀明王專頁
宗薩欽哲仁波切談伏藏教法

2012年七月,宗薩欽哲仁波切於遠在印度西北、中印邊界的思碧諦(Spiti),連續18天傳授貝瑪林巴伏藏教法。這篇開示即節錄自當時的教授。

       你們有些人非常新近才接觸這些教法,我想你們是碰巧來到這裡,然後加入了我們。這種情況下,要將教法講解得適合每一個人聽,有點困難。因為理想上,我假設你們領受這次伏藏教法、參加這些法會和灌頂之前,已經完成某種準備。我說的不是修持,那樣當然最好,但一般來講,你對佛法應該至少有某些哲學上的了解。

       總之,你們可以很容易去確認一般人所知道的佛法,像是四聖諦、八正道、四法印,甚至是菩薩道。比如寂天菩薩的《入菩薩行》,它在斯里蘭卡、緬甸和泰國這些地區仍很普遍;至於大乘佛法,依舊盛行於日本和中國等地。但現在我們要傳授的,並不是那麼接近「一般人所知道的」佛法。

       每當我們提及「佛」、「佛法」,就會想到釋迦牟尼、悉達多太子。他逃離王宮,前往摩揭陀,最後在菩提樹下證得涅槃。他在鹿野苑、瓦拉那西和靈鷲山等處,教導四聖諦。

       如同我先前所說的,在接受這些教法之前,如果你是非常認真地要追尋這個道,那麼我會假定你先前已具備相當的背景。一般而言,金剛乘、密乘在佛教徒中已經飽受批評,因為許多時候,密法修行者的作為,並不具有任何釋迦牟尼佛平靜、慈悲、純淨、樸實等的嚴謹行儀。

       我總是說,修持密法的人有兩個額外的包袱。他們必須向上座部、聲聞乘的人證明,他們也是佛陀的信徒,這是一個包袱。第二個包袱是,他們還必須向遵循大乘之道的人證明,他們是佛陀的信徒,盛行於中國等地的大乘傳統並不接納他們。

       反之,遵循密續之道的人必須接受,聲聞乘和上座部的佛法毫無疑問是佛陀的教法。不僅如此,上座部更是佛法的根源。沒有別解脫戒,就沒有佛法的根;沒有佛法的根,就沒有如同莖幹的大乘。如果樹木的莖幹沒有根,你去哪裡採摘密乘的花果?

       因此,修持密法的人擔負著額外的包袱。望向未來,金剛乘仍將面對許多批評和問題。這有很多原因。首先,密續之道是非常大膽的。密法不符合一般人類的思惟界線,事實上,密法的整個重點就是要擺脫人類思惟的框架,那個框架有點像是混亂壇城的界限(parameter of that mandala of confusion);這就是整個密乘的重點。這是為什麼密續要在未來被認為是純淨真實的解脫道,並不容易。

       我們還有其它的問題,我們有那麼多雄心勃勃、好色、行為總是失當的密續上師。他們幫不了忙,實際上,他們把情況弄得更糟。

       所以我先要告訴各位,目前,你們將要接受的是尊者貝瑪林巴所取出的整套伏藏教法。基本上,你們將要接受的教法被稱為「伏藏教法」。我說過,密續正努力要證明自己是一條真實不欺的道,非常辛苦。而伏藏教法更甚於此,它還必須在密續行者中證明自己是真實不欺。

       大部分新譯派人士會不以為然地揚起眉毛,懷疑伏藏教法。舉例來說,我公開告訴各位──雖然有些人會不高興,但你們可以引述我的話──許多薩迦巴和格魯巴的人,對待伏藏教法的態度有點像是,「嗯,等等,這是什麼?」其實有很好的理由說明這種情形。因為在西藏,我們有很多假的、野心勃勃的、好色的掘藏師。掘藏師或是「德童」,他們通常需要伴侶,而那個伴侶通常是女性。因此許多時候,德童會被仔細檢驗,他們究竟做了什麼會受到極大的質疑。

       同時我認為,較之從前,伏藏教法將會遭受更大的磨難。舉例來說,現在有些書講述的方式,好像那是作者自己的伏藏教法。當作者在海邊散步,不知怎地某個想法就出現在他的腦裡。

       你們很多人都知道,在西方的思維中,認為「天啟」(注:revelation,「掘藏」也使用同一英文)是很神秘、很令人興奮的事,所以我們會有這種挑戰。很多這類的東西被「挖掘」出來,我相信甚至當我們現在說話時,在蘇格蘭或加州的某處,就會出現一些雄心勃勃的好色之徒,聲稱自己發現某個東西。他們常常令人感到生氣,因為如果你去看那些書,會發現他們明目張膽地剽竊《入菩薩行》或其它密續典籍的內容。不過我們現在不討論那些,因為那隻是我個人的意見。

       我也支持新譯傳承,我是薩迦巴和噶舉巴等新譯教派的虔誠弟子,那些傳承對我而言非常深奧。因此我知道,伏藏教法受到所謂的一般佛教徒或密續行者的仔細檢驗。我希望你們了解這點。

       雖然我們有很好的理由懷疑伏藏教法,但是,導致你懷疑的原因也可能恰好是啟發你的原因。舉例來說,偉大的秋吉林巴、尤其是貝瑪林巴──你們現在正在接受貝瑪林巴的教法──他們兩人完全不識字!

       貝瑪林巴完全不知如何讀或寫,他沒上過學。當你閱讀他的教法時,從他編輯教法的方式就會發現這個跡象。事實上,我們現在正處於很令人頭痛的狀況,因為從法本中你可以看得出來,這些教法出自某個「沒上過大學」的人之手。

       不過,如果你真的去深入思考這傢伙到底是如何想出這些了不起的教法的,那就更有意思了。舉例來說,昨天下午和今天上午我念誦了貝瑪林巴十八部「大圓滿」文本的根本頌和釋論,這些在其它上師的教法裡幾乎看不到。這些根本頌和釋論是如此地切中要害、赤裸裸地毫不掩飾,因為很多時候,沒有受過正式教育的人,當他們說話時,他們是打從內心說出。他們不給你所有這些詞藻、詞組、詩句,他們不拐彎抹角,他們沒有這一切的繁文褥節。

       如果我要寫書,當我把想說的話說完了,卻又想讓大家以為我有很多東西可寫時,我會引用別人的話,我會舉例,我會提出論證,所有這些都是要矇騙你們。而你們會想,哇,這是多麼偉大的老師。但貝瑪林巴可不是這種人,他很直接。

       所以如果你考慮了這些情況,會了解到伏藏教法不容忽視,它非常殊勝。可是你也必須牢記在心,藏傳佛教歷代德童所取出的教法,沒有一個是佛陀未曾教導過的,這點很重要。這些掘藏師從沒說過,他們發現了佛陀沒有發現的教法。事實上他們非常強調,他們實實在在地遵循、補充、協助釋迦牟尼佛的教法;這正是德童的美好之處。因為很多來自加州和蘇格蘭的「德童」說:「這東西從來沒人發現,我是第一個發現的人。」人類有個習慣,總認為自己是唯一知道真理的人,但這種情況從未發生在真正的德童或伏藏教法上。

       伏藏教法為何如此殊勝?我必須再次假定,你們對於一般佛法已具有某種程度的常識,特別是有關大乘佛法,尤其是關於金剛乘佛法。一旦你擁有那些常識,就會比較容易理解。

       例如說,我今天下午口傳過的某些伏藏教法,是貝瑪林巴在不丹人所稱的「曼巴措」發現的。(注:「曼巴措」是位於不丹東部布姆唐(Bumthang)的火焰湖(BurningLake))那是很大的海,它不真的是海或洋,它是一個池塘,非常深的池塘。有些人可能去過。它看起來其實很可怕,因為它很深,也許像這所寺院的高度那樣深。
       我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因為這裡邊有太多元素,但我試試看。這一切就從「塔景咖啡店」(StupaView)附近的某個地方開始。

       塔景咖啡店在加德滿都博達那大佛塔(Boudhanath)附近,一切都從那兒開始!從前有個母親,她有三個孩子,他們幾位最後一起建造了這座尼泊爾的大佛塔,直到今天我們仍可以去拜訪這座佛塔。當佛塔建造完成時,他們各自供養了非常了不起、令人驚嘆、不可思議的願望,值得我們仿效。

       其中一位發願成為一個上師;另一位發願,當這個上師於未來傳法時,要做這位上師的護持者。我簡短地講述這個故事。當時有一隻小蚊子叮咬了那位發願成為護持者、成為國王的男孩,而那隻蚊子後來投生成為國王赤松德讚的公主。因為公主仍受制於非常重的業債,所以她的壽命並不長,有說八年,有說十年,總之,她很年輕就過世了。蓮師貝瑪炯涅當時在場,所以,赤松德贊王極力請求蓮師保護他的女兒。於是蓮師在公主死後,將她的意識召回至她的身體,然後迅速地傳給她許多教法。

       蓮師隨後說,那些教法在當時並不需要,因為那時西藏正處於最吉祥、最有靈性的時期,但那些教法在未來將會是非常必要。當那個時間年代到臨,貝瑪塞(PemaSal)公主的轉世(即貝瑪林巴)將會取出那些教法。

       蓮師甚至預言,當貝瑪林巴再次投生──這全是我的解讀,預言內容本身非常精簡──他被描述成像侏儒一樣的矮。貝瑪林巴在布姆唐(Bumthang)建造的寺廟可以證明他的身材矮小,因為天花板很低,你必須彎下身體。

 樓主| 發表於 2018-7-12 13:01 | 顯示全部樓層
面然大士專頁
   蓮師的預言說,貝瑪林巴是深紅色的,笑起來像一匹馬;這也是我的解讀。因為預言說他說話像馬一樣,所以我總覺得他的笑聲必定是像馬那樣「嘶嘶嘶嘶」。蓮師還說,貝瑪林巴會講很多低俗、粗魯的話,很多粗鄙的字句出現在他具含深意的挑釁語言當中。

       談到貝瑪林巴,我要對這裡的不丹同胞說,我們以身為不丹人為傲,因為我們有貝瑪林巴。這裡有西藏人嗎?西藏人視不丹人為未開化的民族。他們說的沒錯,西藏人非常有教養,不丹人就是未開化。不丹是原始部落,基本上他們以部落的方式思考,如果你去過不丹,就會了解這點。

       不過有個傢伙、一個不丹傢伙,甚至最高傲的西藏人都得向他鞠躬敬禮,那人就是貝瑪林巴,信不信由你!讓我告訴各位,貝瑪林巴是五位德童王的其中之一。並不是所有掘藏師都是德童王。你們有些人修持秋吉林巴的伏藏教法,秋吉林巴就不是德童王。有些人修持蔣貢康楚羅卓泰耶的伏藏教法,我必須很恭敬地告訴你們,他也不是德童王。你們很多人是敦珠新岩藏的修持者,我以恭敬的心告訴你們,敦珠仁波切、敦珠林巴也不是德童王。而貝瑪林巴,是的,他是一位德童王!不管你願不願意接受,他就是!

       再多提供一些訊息。我們不丹人很引以為傲,如今貝瑪林巴的血脈仍然存在於不丹。這是非常殊勝的。

       蓮師所做的另一項預言是,貝瑪林巴生前會遭受許多流言蜚語。由於人們的批評,他不好過。他不是個容易相處的人。想想看,他每兩句話就有一句是粗鄙無禮的。他長得很矮、很結實,不是圓滑得體的人。他基本上是個文盲,然後突然之間發現這些[伏藏] 。他喜歡喝酒,對女性很尊重,這些都和主流群眾不符。因此他吃了很多苦頭,許多人甚至批評他是個假的魔術師。

       從某方面來說,西藏和不丹的觀眾都是經驗老到,他們不見得會相信魔術師。因為有太多魔術師了。所以你還必須是個偉大的上師才行。很多時候。德童也被污衊為魔術師。「哦,他不過是個魔術師而已,我們不必相信他。」我想貝瑪林巴也受過這樣的折磨,因為他是鐵匠,鐵匠本身就已經被認為是低種姓的工作。

       貝瑪林巴常受僱製造很多刀劍,有些至今仍存在不丹。他有很多小孩,非常忙碌,所以當他鑄劍時,常常因為忙於四周發生的事而忘了使用火鉗,他直接用手握住熱鐵,但卻什麼事也沒發生!我們如今仍可看到劍上的指紋。可是這種事不見得能打動那些觀眾,他們心裡想:「哦,他不過是個魔術師,魔術師都會做這種事。」

       總之,貝瑪林巴必定被所有這些事情給激怒了,所以他說:「如果我不是掘藏師,不是一位真正的掘藏者,那我就會死在這個池塘里。如果我是真的掘藏者,我將帶著伏藏教法回來。」

       於是他帶著一盞酥油燈,跳入池塘里,幾個小時後,再帶著完好無損、仍在燃燒的酥油燈回來。他的右脥下夾了一些石頭和幾捆書卷,從當中出現了這些伏藏紙頁,也就是我現在正辛苦地口傳的這些伏藏文。

       另一個我們應該非常感激的事實是,貝瑪林巴以不懂世故、非學術出身的掘藏者示現,因為在他的許多法本里,根本頌是以空行字母出現。你們有些懂一點藏文的人會注意到,當我傳誦法本,每當遇到空行文字時,我常常就數著「一、二、三、四、五、六、七.... ..」,因為我不知道要怎麼念誦。如果知道怎麼念,我當然就像貝瑪林巴一樣是一位德童了。我們不知道怎麼念,因為那些看起來就像是無法閱讀的文字。

       貝瑪林巴有時把空行文字放在開頭,有時放中間,有時甚至是一整段。大概兩天前口傳的內容中,有一段的空行文字是「一半一半」。例如,如果有「到這裡」這樣的句子,他用藏文表示「到」,但「這裡」或「那裡」則是我們看不懂的空行文字。所以,我們不知道他說的是「到這裡」還是「到那裡」,誰知道呢?他留下的伏藏文本就是這樣子。這些是德童做的事。

       當然,不只貝瑪林巴本人,甚至他的轉世都備受尊崇。就我個人的傳承,告訴各位一個故事。這故事來自蔣揚欽哲旺波的淨觀、淨相,它不是關於德童貝瑪林巴本人,而是發生在貝瑪林巴的第三世轉世之後。

       十八世紀初,蔣揚欽哲旺波與蔣貢康楚羅卓泰耶二人算是死硬派的教法編輯,他們無法忍受有那麼多的假德童。因為假德童非常受歡迎──情況總是像這樣──真德童和真實教法因此黯然失色。

       蔣揚欽哲旺波與蔣貢康楚羅卓泰耶對此非常憂心,因此在蔣揚欽哲旺波的委託下,蔣貢康楚羅卓泰耶全心盡力地編纂「仁欽德佐千嫫」,即《大寶伏藏》。

       蔣揚欽哲旺波不會輕易向某個碰巧叫作貝瑪林巴這種怪異名字的人或向貝瑪林巴的轉世表示敬意。但是在他的一個淨觀中,他描述到,每當他需要向蓮師請教問題或需要釐清問題時,他可以只闔上雙眼便到達銅色山和蓮師對話,並享受那裡的會供盛宴。回來之後,他就繼續重新編輯,或就能把事情處理好。

       在蔣揚欽哲旺波的某一段話裡,他說,他記得銅色山那裡有些什麼人。有一回他去銅色山,看到角落裡坐著一個「新人」,他從來沒見過那個人,所以感到有點好奇,心想,「這人是誰啊?」

       那傢伙戴著不丹語所說的「布瑞」——一種染成紅色的生絲,不丹喇嘛常穿戴,那個人就戴著那種絲巾。蔣揚欽哲旺波非常清楚地描述到:「我不知道他在吃什麼,但他嘴里和牙齒上有种红色的東西,他不停地咀嚼著。」就像這樣,蔣揚欽哲旺波甚至不知道那人是誰。

       當蔣揚欽哲旺波從淨觀中醒來,隨即說道:「當然,我現在知道了!」因為就在幾天以前,第三世貝瑪林巴在不丹圓寂。順帶一提,不丹人吃檳榔,喇嘛總是在嚼檳榔。但西藏東部沒有檳榔,所以,蔣揚欽哲旺波不曉得那人嘴裡嚼的是什麼東西。

       有些人嘲笑伏藏教法,像大乘的人、聲聞乘的人以及所有新譯教派的人,他們也許嘲笑伏藏教法,因為伏藏教法來自比如我剛才提到的那個池塘「曼措巴」。貝瑪林巴的很多伏藏教法取自布姆唐(Bumthang)的一塊石頭岩面上,如果今天你到不丹去,那塊大石頭還在。

       伏藏教法就像這樣。以蔣揚欽哲旺波的「一髻佛母(Ekadzati)」儀軌為例,它完全是某天凌晨的產物!某天凌晨兩點鐘左右,欽哲旺波面前有一盞酥油燈。當酥油燈的油快要燃盡、火焰將滅時,發出「冊」的火花聲。對我們這些凡夫來說,那就是燈火熄滅的聲音;但對蔣揚欽哲旺波而言,從那個燈火熄滅的聲音,從那一聲「冊」,出現了「一髻佛母」的儀軌,這就是伏藏教法出現的方式。伏藏有時也會顯現為夢境的結果。

       現在,我要你們把心轉到因乘上。我現在不討論金剛乘,而是以大乘的角度來看,如果仔細閱讀《華嚴經》這類的大乘經典,你會了解到,諸佛菩薩曾經祈禱,希望在未來樹木可以給予教法,水聲也可以給予教法。我說的不是密乘,而是大乘教法。所以,如果大乘的人可以接受這種教法,那麼為何不能接受伏藏教法呢?

       所以事實上,甚至是邏輯上來說,如果你有時間和能力去仔細研究伏藏教法,便會了解到,這些教法不是來自某個被惡魔或其它精靈附身的人的隨意發現。

       伏藏教法所言是否是正確的道,你永遠可以這樣對照,例如,你可以拿貝瑪林巴的某一個伏藏教法或某一個主題,和《華嚴經》或《阿含經》的任何一部分作比較,你可以把任何大乘或聲聞乘的教法經典拿來對照。當然,你的心胸必須非常開放,如果你沒有開放的心胸,就永遠無法體會這些教法的深度。如果有開放的心胸,你就會了解,伏藏教法與佛經並沒有抵觸,它們反而是相輔相成。

       舉例來說,你們今天接受了馬頭明王的教法,馬頭明王就是佛,當然也是本尊。本尊即是佛,在密乘裡,他們是一樣的。

       但這種馬、佛的概念,裝不進界限極為狹窄的心,裝不進小小四方形的心。因為對心胸狹窄的人來說,佛陀赤足、穿著體面的袍子。他們總是認為救世主是安詳的,就像聖方濟一樣,有溫和的形象、仁慈、微笑,口中說著「你需要什麼?」「我能幫你什麼?」 「哦,可憐的人!」這是像我們這種擁有小小四方形心胸的人所喜歡的。

       但那是個概念,概念總是約束你,這就是密續的哲理。概念好比情緒煩惱的祖父,只要有概念,你就一直都會產生情緒煩惱,而情緒煩惱衍生出行為,一個行為又衍生出更多行為,然後行為衍生出結果,像是你的身體、你的感覺、你的自我等等,你整個人就是概念的副產品、附帶產生的結果。如果你讀《金剛經》,佛親口說,那些以身相看見他的人,沒有正見。(「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為了打破概念,密續怎麼做?一般而言,人類總是認為豬是最糟糕的動物,像我們罵人「你是豬」,或認為豬很髒,即使科學家現在已經證明豬十分的聰明。總之,豬在過去被認為又髒又醜,或諸如此類的負面形容。任何被視為最糟糕的東西,忽然間變成本尊;還不只如此,在金剛乘裡,擁有馬頭、豬頭的本尊,是更為真實的釋迦牟尼佛化身。現在,這些都必須裝進你的腦袋裡,但這很難,這不是那麼容易接受的事。

       為何這些東西無法裝進你的腦袋?我今天碰到幾個俄羅斯人,他們提到更敦群培,於是,我想起更敦群培解釋了為何我們無法接受這些東西。他說:「這些之所以無法裝進我們的腦袋,是因為我們過度相信可相信的事物,過度不相信不可信的事物。」

       這就是我們的問題。過度相信可信的事物,和過度不相信不可信的事物,這兩種情況總是拖累我們。然後看看發生了什麼事?看自己就可以,不必看別人。

       來自:柔和聲第38期翻譯:「西遊譯文」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小黑屋|手機版|分享佛法資訊請先注意版權申明|藏密網 UA-2159133-2

GMT+8, 2018-7-18 12:33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20 queries .

Copyright © 2016 | LIGHTSAIL支持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