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藏密網-漢傳.藏傳.南傳.佛教資訊網

注册藏密网可以获得更多功能与服务的支援,赶快注册吧!
立即註冊

合作站点账号登陆

快捷導航
樓主: 小菩提

讀誦佛母大孔雀明王經紀實:感應篇(見如法師 編撰)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7-12-7 16:39 | 顯示全部樓層
帳棚學校
有信大家看(二)>>
>
見師您好:
在桃園市成功國小參加孔雀明王法會連續七天,弟子煩惱減少,身心亦覺得清淨,法會七天每天均感受不同,曾紅了眼,感念今得人身,見聞受持佛法,但因懈怠而無法持續,法會結束,又提起弟子修持佛法度法界一切有情之信念,法會參加者之眷屬,有得癌症,深感眾生業力,果報不同,而師父您不辭辛勞,領眾唱誦,如諸佛菩薩之大悲大慈之願力為國家,為眾生消共業災難、病苦。亦極力弘揚孔雀明王經及佛所說法,為眾生離諸苦。得安樂。普願共證無上菩提。弟子感念您的恩德,亦發心修持此孔雀明王經,並如 您之咒願為眾生消共業,離諸苦得安樂,願師父慈悲,弟子想至宜蘭孔雀山開成禪寺,親聞受教,而後如師父般將此部經讓周遭之學佛朋友受持,共同咒願世界和平,眾生離苦得樂,共證菩提,弟子為修密宗,皈依諾那華藏精舍,智敏、慧華金剛上師,願顯密、事理、性相圓融,今生了脫生死,世事無常無一可得,惟做度生之事,慢慢堅強此信念,法門無量誓願學,弟子文筆差,無法表達,請師父見諒。祈願所求順遂。

師父度生事業、無礙圓滿、身體健康、長壽自在大圓滿、大吉祥
嗡啊吽梭哈
弟子句俊峰 合十
佛曆三○一九年十二月廿八日於中壢深夜
獻給同病者參考
陳瑞琴,女,卅九歲。住址:馬來西亞三,玲當北大年,巴生園,中路,郵區四一○五○吧生。電話:三四一五三三五。
她的病症也是怪怪的,中西醫病歷文獻史,都沒有記載。所以醫生無能為力。且看她的自訴:
病況始於一九九一年九月底,食時忽覺食物哽於喉嚨兩側,且偶而吞口水也感覺喉頭收縮有窒息現象,導致對吞食物有恐懼感。後因脫水入院三天,十月中出院。情形已見好轉。但喉嚨乾的情形,經醫生換藥服用治療無效。
生病期間常念大悲神咒,出院後卻感心悸。入晚難以安眠。幸喇嘛師父贈一降魔杵,方對睡眠大有幫助。但對整個病情三月餘亦然無可奈何。
由於明王菩薩之加護,適時吐出痰、涕,並發汗而諸病症消除。按:經云:「若有鬼神逾越此佛母明王者,頭破作七分,猶如蘭香蕱。弟子XX仰求菩薩龍天等,慈悲加護,解怨釋結,病魔遠離,身心康泰。壽命百歲,發菩提心,行菩薩道,擁護三寶,寂靜吉祥,壽命百歲。」
即心即佛,但從彼岸問迷津。
是色是空,誠向茲山瞻法相。
信不信由您
黃春鴻,女,廣東高郵人,卅一歲。住址:吉隆坡,文良港,熱水湖新村三四七號。電話:○三-四二二七五九六。「佛母大孔雀明王經護國息災法會」,於八打靈天后宮大禮堂,時在一九九一年十一月廿二日開始,一連七天七夜。
她於法會前數月腰痛,經X光檢查無病。吃藥亦無效。法會第三天痛勢減緩,第四天痛處全部消失。迄未再痛,時已過二週。
又其兒子陳海銘,六歲。法會前三週,膝蓋腫痛,X光檢查無病。服藥痛止,停藥仍痛。法會期間無暇顧及其服藥,法會後也不痛了,腫也消了。
按:「明王經」對痛症獲加被者,頗不乏人。
善巧的加護
XX法師:
感謝您的再造之恩,永誌不忘。如果您方便,敬請光臨寒舍,無限歡欣。
弟子賴怡瑾敬叩
GCB COURT 8C, 332B JALAN AMPANGKL
TEL:4572179
按:從以上簡短感謝函,她的病起碼好了一半。其症狀咳嗽、呼吸不順、夜難安眠、妄想特多。累醫不癒。由澳專自然療法診所介紹。原來她是「心病」「身病」相互影響瀕臨精神崩潰邊緣,適時為其打開「心結」,所以病就好了一大半。十位太太可能有九位都是想約束或控制老公的行動,但多半都是適得其反。加上鑽牛角尖,日久病態就出現。假若妳對老公的不滿,點到為止,不必有過份的期望,如此不但不會失望,說不定還有意想不到的收
穫哩!主要是「看破放下」。經數天的試驗,果爾。這固是醫生的介紹,但也是佛母大孔雀明王經的加護。
開春龍潭南北岸,
成嶺似峰月生東。
莫名的「腳軟無力」
楊福財有個女兒卅九歲,於一九九○年八月六日,在馬六甲家內廚房煮飯時,忽然雙腳軟而無力,不能行動。經送醫馬六甲專科醫生及馬大專科醫生,檢查均不知是什麼病。後又針灸月餘,雖有進步,但仍不能上下樓梯,跑動不便。
孔雀明王法會開始,隔天晚上,忽然能上下樓梯,行動大有進步。這事實不能不令人感到佛法無邊。
九一年二月十二日
8, Jln Awan Kecil Dua. O.U.G. Jln Kelang Lama,
58200 Kuala Lumpur. Tel:03-7924658
重罪輕報之象
弟子有一疑問,請師父為弟子解答。
法會參加至第三天,上卷誦畢禮佛之時,忽生起很大的歡喜心。當下即生起懺悔心後,在法喜充滿下誦完中下卷。第四天尚未開經前,老毛病偏頭痛生起。誦上巷時,特別大痛而難受。整天無法用心。回家服藥後,病痛停止。為什麼會如此?
佛弟子瑞萊頂禮三拜
于巴生
答:這就是誦經的感應,重罪輕報之象。
語驚今古
編者
詹文魁者,藝專畢業,台灣省花蓮吉安鄉建昌路一四○巷八弄一號。學佛、孝順,老爸不幸患肺癌且擴散,很痛苦,但醫藥無效,也曾誦經、拜懺、修密為老爸消災,但仍不斷底蒐羅秘方,或打聽高人,能為老爸解除痛苦。經過輾轉打聽,原來刊登於神秘雜誌一篇訪問礁溪開成寺主待見如法師,修孔雀法,靈異的報導,他得悉後,認為老爸有救了,遂專程上山懇求,為修孔雀法解救老爸的痛苦。
說也奇怪,是孝可格天。抑孔雀法之靈異,當修法第三天,由花蓮打到寺的電話說:「癌細胞停止擴散。」問曰:「何以知之?」答曰:「不痛了。」
修法七天過後,電話又來說:「人已出院,能吃、能睡,病苦全消了。」出奇底,原來「阿彌陀佛」四字聖號不會念,出院後就會念了,也會念「南無地藏王菩薩」聖號,這兩句佛號驚動兒女及近鄰,認為佛法真不可思議。猶有進者。過數天後,竟說出某日某時要回老家-西方極樂世界。大家聽了,目瞪口呆,欲言無詞,他老人家四字佛號都不會念的人能往生嗎?
這一吓驚動全家、近鄰、親友,也驚動了當地的念佛人,這不是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預知時至、淨土行人所企盼人生臨終往生地好兆頭嗎?當然最高興的人首推老人的兒子詹文魁,他為解除老爸痛苦地孝心,所付出地代價沒有落空,而且徹底解決了老人生來死去,不能自主地人生現象,這不能不感謝本師釋迦牟尼佛所流給世人地孔雀法,佛母大孔雀明王經底加護。
後事料理完畢,全家專程上山到礁溪開成寺皈依佛陀座下,成為三寶弟子。
按:世人應知:一、往生並不難。二、念佛一句,如金剛種子,遇緣必定開花結果。老人過去也是念佛人,今生迷不知佛,幸遇孔雀法加護往生,足證願力也不可思議。
更復應知,此一孔雀法不但出世法,可以得到加被,世間法亦可加護,尤其淨土行人,加修孔雀法,如獲得生淨土保險。修禪定者,定功必速增,學教者,速得大開圓解……。若人想出家修梵行不果遂者,或不獲父母支持同意者,修孔雀法必獲如願……。除增加貪、瞋、痴,無不有求必應。
按:佛母大孔雀明王經簡介93頁有云:「玄奘大師至印度時(紀元後七世紀上葉),據Bana證明,《大孔雀明王經》為七世紀習誦之文,當戒日王Harsa-vardhana Siladitya,未即位前,聞其父死,奔赴王宮,遇諸傳教師,舉行儀式,有誦《大孔雀經》經文者」(出Cawell-Thomas譯本及《世界佛學名著譯叢》七十八冊二二二頁)
今人度亡,若發心誦本經者,取本經任何一孔雀明王真言,加諸度亡所誦經典之前或後,其功德更倍增。
砂朥越佛教會法會感應致謝函(一九九七年七月二日)
查此次本州遭罹柯剎琦病疫肆虐,舉國惶恐,雖醫藥發達,均無效應,荷承 法座慈悲於百忙中,冒三伏溽暑,不諱遠涉,鍚趾駕蒞本會,修孔雀大法,拯救兒童,於(本)六月廿六日開壇至第四日即行感應,制止流行,住院病童二、二八○人中一、九五一人出院,殞亡人數卅一人中亦未增加,顯係 佛母大孔雀明王經威德四眾,弟子檀那信眾虔誠,仗 法座修法力量所致。龍天歡喜,信眾雀躍,威德難量,無以為報。
謹申謝忱  敬呈
見如長老 慈鑒
本會導師中華佛教僧伽會秘書長
今能  頂禮
砂朥越佛教會主席:拿督鄭正金
美國紐澤西來函
敬愛的師父:您好!
猜想,師父收到弟子這封信後,一定會很驚奇吧!其實弟子雖沒見過師父,但師父誦的錄音帶(佛母大孔雀明王經)已隨時在弟子耳邊圍繞,師父那慈悲宏亮的梵音,已使弟子不知掉了多少眼淚了。不只如此,弟子也很有福氣,請到兩部經(一部給我姊姊),真是如獲至寶,太感謝佛陀的慈悲,讓弟子有緣遇到師父呢!這一方面也要惑謝一位朋友(Rwby Chang盛寶平居士)呢!起因是家母一生修持佛法,什麼經都誦過,但她病苦很多,從年青到老,業障很多,很多次都是病得很嚴重,時靠佛法的威神力,恢復健康。家母在無形中看到一則奇蹟,說有一個人因病苦太多,群醫束手無策中,幸遇朋友介紹,誦讀佛母大孔雀明王經,全身病苦消失。至此家母要我在美國各寺廟去請這部經,但很多寺廟都不知道,只有一寺廟的師父從大藏經中影印這部經給我,但字太小了,又都是咒語,生字很多,家母無法誦,非常失望,幸運地遇到Rwby Chang(盛寶平居士),她非常護持佛法,千辛萬苦,她卻能從師父那兒請了幾部經回來寄給家母二部。家母已屆90高齡,又有心臟病,請了經回來後自己親身誦了二部,聽很多次錄音帶,師父誦的經呢!
在最近一個月前家母往生了。家母也算是太有福氣了。往生前約一星期,她經常看到阿彌陀佛及二朵大蓮花及三寶佛出現在眼前,她說她要往生了,叫我們送她到醫院(她會頭暈,非常虛弱)。我們送她入院,住了三天,在很安祥、很安靜的神情中,往生去了。家母臨終前一直盼望能誦持這部「佛母大孔雀明王經」,卻能達成她的心願。為了感謝師父的大慈大悲,讓家母了償心願。為了感謝師父的慈悲,救苦救難,弟子照家母臨終遺言要寄些微薄的心意給師父,一些贊助印經,一些要供養三寶,但不知如何寄去呢?如果寄銀行本票又怕遺失,聽說無近治安不太好,所以弟子才很失禮的寫信給師父,敬請師父指點要如何寄才最安全、最妥當好嗎? 敬請 師父多多保重。
敬祝
法體安康 法喜充滿 謝謝!
三寶弟子林淑貞 頂禮
 樓主| 發表於 2017-12-7 16:39 | 顯示全部樓層
紀念晉美彭措法王如意寶
佛卡移位了一個神秘又真實的神話故事

我是一家高優質專業音響製造廠的負責人,在以往我的觀念裡,鬼神對我來說只是個虛幻的名詞,我並不認同它的存在。人,簡義的來說只是一種高級動物,當你身體健康,事業順利的時候,就自認是天下無敵,什歷攏不驚,但俗云「花無千日紅,人無百日好」,有繁花盛開的時節也就有百花凋零的時候。由於全球的經濟不景氣,使得我一向努力經營的事業,由巔峰跌到谷底,年年虧損,這對一向順境的我來說簡直是不可思議,鬱卒不已,雖然每天比別人工作多好幾個鐘頭,但情況仍不見好轉。雖然我每天依舊按時上班,但內心就像一隻遠航脫隊孤獨的帆船,不知漂向何方,不知何處是我避風的港灣。我很惶恐萬一我的事業垮了,對於一個五十幾歲的人來說不知還能從事什麼行業,況且我熱愛我的事業,……,我內心一再吶喊,我要努力,……如果真有菩薩的話,我每天祈求菩薩的庇佑加持,讓我渡過難關

就在我最徬徨的時候,我國小的至友陳師兄引領我認識了密宗,在密宗的多次聚會裡,我學會了謙卑、寬大包容、純真守序、忍耐精進。我參加過丹增嘉措喇嘛在林口體育館的祈福大會,雖然事隔幾年,當時大會的莊嚴隆重仍然歷歷在目,整個大會就像個龐大的地球村,各單位團體、各國人種,不同膚色川梭其間,迥然有序,每一人的臉上都法喜充滿,寂靜無聲,心無旁騖聆聽丹增嘉措喇嘛的開示。而最讓我感動的是,當大會結束時,所有的人都能循序出場且會場一乾二淨,幾乎看不到塑膠袋及紙屑,這給我很大的啟示,修行的基本功課即是修身,如果每一個人都能謙沖為懷,尊重別人也尊重自己,則世界大同,香格里拉的世界指日可待。在密宗的學習過程中,我每天做功課,即使再累,累得睡著了,半夜仍然得起來把功課做完,才能一覺到天亮

雖然我從無間斷,每天做密宗的功課,但事業仍然一蹶不振。直到有一天聽我們的蔡鴻祺蔡師兄在一次電話閒聊中,提到修習佛母大孔雀明王經的神奇故事,就決定參加他們在埔里玉佛寺舉辦的消災法會。記得第一次唸明王經時即發現背上有一股熱氣往上升,同時心中有一股強烈欲哭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像一位離家多年的小孩,終於回到慈母的懷抱。自那次法會以後,我學會了孔雀明王的佛號及咒語,我每天睡覺前一定唸一○八次佛號及咒語,遇到時間許可,我都會極力去參加孔雀明王的消災法會。幾年下來我的身體愈來愈健康,我熱愛的事業也漸有起色,同時在我周圍也發生了好幾次的奇事,不知是巧合還是神蹟。直到有一天發生了一件讓我目瞪口呆、震驚不已的事實,我才完全相信這部經典確實隱藏了一份不可知的神秘力量,同時也感到明王經的威力無邊。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我曾經在台中開一家音響店,由於經濟不景氣,決定搬回台北另謀發展,由於剩餘的庫存極多,我怕請搬家公司搬很容易丟掉東西。有時還會被敲竹槓,於是我自己開了我的TOYOTA瑞獅,一車一車慢慢的從台中載回台北。前年的某一天,我又如往常一樣載了一堆東西從台中要回台北,就在中壢到楊梅那一段路上正好是中午時刻,太陽火辣辣地透過前擋風玻璃直接照射到我手上,雖然車中冷氣已開到最大,但仍然可感受到從手上傳來的熱痛。我太太在我身旁用一件衣服蓋住了自己的手及腿正呼呼大睡,我忽然升起慈悲心,我心裡想,如果菩薩真的存在卡片裡的話,那現在菩薩豈不被火熱的太陽烤得疼痛不已。因我自從第一次參加埔里玉佛寺的法會後,有一位師兄送了一張孔雀明王的佛像卡片給我,他說你把它放在身上或車上會保祐你行車平安,由於我經常要台北、台中兩地奔波,故安全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一件事,也許是巧合吧,自從放了那張卡片以後,我真的逃過幾次不喻快的劫數,但我心中卻是半信半疑,始終認為是巧合,是自己的運氣不錯,而那張卡片也一直放在前擋風玻璃下且已被曬得變黃且模湖不清,當時我忽然心血來潮,感覺大對不起它,這麼大熱天,我自己怕曬卻讓菩薩曝曬受苦,我一時心裡感到很不安,於是右手握著方向盤,左手順手拿起那張佛母的卡片,塞到左邊檔風玻璃與擋風玻璃四週有鑲著黑色防止雨水打進車裡的橡膠縫隙裡,也就是說把佛卡塞到汽車擋風玻璃與橡膠間,如此佛卡也就曬不到太陽了。我心裡也比較安心。大約過了十幾二十分鐘,我發覺佛像卡片,由於車子的震動傾斜了,我很怕它會掉下來,萬一掉下來被我的腳踏到,豈不對它更加無禮,於是我順手想將它扶正,以免掉下來,結果我手一摸,大吃一驚,我剛剛明明將它放在車箱內橡膠與擋風玻璃之間的縫隙,現在竟然看得到卻模不到,因為它已跑到外面同一位置的擋風玻璃上,雖車速破百,但仍然未被風吹走,於是我一面心驚一面小心翼翼地把車窗慢慢打開,伸手快速取回佛卡,並將它放回儲物箱內,直到現在它還一直放在我車上的儲物箱內,但卻留給我一團疑問

我無法解釋在密不通風的車廂裡,佛卡是如何跑出去的。我個人認為較合理的解釋是我在台中上車前就將那張卡像放在外面的擋風玻璃的隙縫裡,而我自己忘了這件事,但又反過來想,不對呀,我當初是因為不忍那張佛卡被太陽酷曬,一時慈悲心升起才將它塞到左邊的擋風玻璃隙縫裡,這過程我記得一清二楚。但你不得不信,佛卡確實自己跑到外面去,這又代表什麼呢?我給自己的解釋是它在告訴我,你不用懷疑這部經典的真實性,你一再半信半疑,只好顯示給你瞧瞧。事實上,自從我接觸這部經典後,我至少受到佛母菩薩的神奇庇祐就有十次以上,每次總能逢凶化吉、化險為夷。而每次我總認為是自己的運氣好,是巧合,但聰明的你告訢我,如果巧合十次以上,你仍然相信是巧合嗎

以上所言絕對真實,我祈求上蒼讓所有看到這篇文章的人,都能得到大孔雀明王佛母菩薩的賜福,平安順利,同時更希望所有的前輩同修能共同護持這部經典,讀它發揚光大,讓佛母的慈愛之光照亮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最後我衷心的祝福我們的國家,風調雨順、國運昌隆,在大佛母孔雀明王菩薩的見證下,兩岸和平統一早日實現,大家手拉手、心連心,邁向大同新世界按:此病俗稱飛蛇纏身,惡毒難治病也;本經對治法門,可謂對症治療,故快速痊癒也(以上係民國八十七年上半年發生的事

八十年幸遇佛法,聆聽法師開示因果報應、人間的苦空無常無我不淨等佛理即馬上契入,歸依三寶持五戒,遠離葷腥,全家茹素。雖然親戚鄰居恥笑我太過迷信,卻無法動搖我篤信佛法的意念。八十六年更發心受持在家菩薩戒,每天除課誦金剛經大悲咒外,念佛精勤求生淨土

八十八年農曆初一腰部忽然酸疼,起初以為沒什麼關係,不久會自然恢復。可是第二天酸疼有增無減,初三嚴重到腰伸直就會痛,背部無法挺直。初四晚上有位蓮友剛參加明王法會回來,很發心地介紹此尊菩薩的事蹟及慈悲渡生願力,並教我誦持「南摩媽哈-媽由-哩佛母明王菩薩」這句聖號,可以很快解除各種病苦。雖然此法門以前從未聽聞,弘傳也不普遍。但是腰疼日漸增加,所以每天除了固定功課之外,加誦了一小時明王菩薩聖號祈求病痛速得消滅。到了初七晚上竟然全好了,沒有服任何藥物也沒找醫生診斷,總共才誦念了三小時苦痛全消,真是靈感!由此深信經典所記載真實不虛

佛母大孔雀明王經神異靈驗,拔苦與樂感應迅速,為了報答明王菩薩恩惠,加強有緣者信心,所以將本人感應事蹟公開,為明王經做見證。此法門確實現感現應,能給與眾生莫大安樂,祈願此經及菩薩聖號能普遍弘傳,救渡無量無邊眾生離苦得樂,共成菩提
 樓主| 發表於 2017-12-7 16:40 | 顯示全部樓層
菩提迦耶白玉南卓林寺
孔雀明王保佑延壽>>
>
阿彌陀佛:
我第一次聽到南無佛母大孔雀明王菩薩,也是第一次來開成寺參加明王法會,雖然不會念,生字很多,但是總覺得很歡喜,很有親切感。
做完法會,從開成寺回到家,就覺得累得很(因身體本來就不好),平常比較累時就不易入睡。躺在床上,半睡半醒,忽然間看見一隻孔雀從大門進來。來啄,啄我的兩鼻孔、陰道、肛門,我還說,孔雀菩薩,我是肝臟病,我是肝病啦……。
第三天午睡起床後,三點多時還聽到孔雀的叫聲。
我知道自己業障深重,實在難逃疾病的纏擾──全身黃疸,住進仁愛醫院,連醫師都搖頭,找不出病因。那時的精神有如下地獄一般的艱熬,遺言也交代好了。但是我心裏還是一直念著「南無佛母大孔雀明王菩薩」有佛母大孔雀明王菩薩的治療、保佑才能從死裏畏逃生,邁向康復之道。
廖萬有,五十二歲,台北市信義路四段九十九巷三十號八樓
電話:○二-二七○三二八三六
誦持孔雀明王真言、
聖號的感應日誌
上見下如老和尚:
弟子陳彥蓉本想於上週日前往宜蘭,但得知您和常通師父皆不在,去了也和寄信一樣,所以只以書信致上道不壽的感激……。
※ ※ ※ ※ ※
△八十八年二月六日前,我因茫然、害怕、憔悴、沮喪,不知何去何從。我站在萬佛寺的荷花池邊一面求著,一面期待著。過了一會兒常佑師父要我去幫他忙,但到了寺務處常謙師父要我幫他推東西到後山。後來閒談下得知我的苦,所以他送我一套見如老和尚唱誦的孔雀明王經與簡介。回家後我誦了二部回向,情況雖有緩和,但只要我休息幾天沒誦,過幾天情況又開始亂了。
△八十八年二月七日母親自台北回來,父親好高興(在母親回來前二月七日稍早,我誦了一部孔雀明王經),家裡情況較好了些,但父親的幻想亂說話還始沒變。
△同年二月十四日我打電話回家問家況,母親說父親的幻想還是沒變,只是唸著要我回家幫忙家務。
△同年二月十四日晚上,我考慮了一夜,想根治還是一定要去宜蘭見老和尚且參加孔雀法會。所以我二月十五日十點多起程前往宜蘭開成寺,因一路陌生所以就在佛前求菩薩讓我一路平安到達。到了宜蘭開成寺已是下午五點多了。
△二月十六日法會第一天,二月十七日法會第二天。
△二月十八日早上第一支香誦經時,我頭很痛。誦完後師姊給我半杯老和尚沒喝的茶,喝完後頭痛好了。
△二月十八日晚上十點多,我打電話給我弟弟。他說父親這幾天時好時壞,還是幻想亂說話。
△二月十九日午飯後我就起程回霧峰。
△二月十九日打電話回家,母親說家中一切平平,父親還是亂說話:八點多電話插撥進來的是家弟嚴重腹痛的消息,疑似盲腸炎,在醫院檢查完了;晚上十點我誦完最後一句孔雀明王真言一○八遍回向,之後十一點多母親說家弟睡了。
△二月二十日晚上八點左右,我正式回到彰化老家。首先我以法會帶回的六杯供水在家中灑淨,母親、家弟嚇得直唸觀世音菩薩。我什麼都不想,只是邊誦孔雀明王聖號、邊灑淨,之後把供水給家母與家弟喝下,家父放在飯中騙他吃了。
△二月廿一日,家中一片祥和,家父幻想及亂說話的現象沒了,家弟腹痛還沒好,父親癌症有復發現象,於是我又誦了一○八遍真言回向。
△二月廿二日家中一片祥和,父親癌症蹟象緩和了,家弟的盲腸炎已轉為胃痛及腸痛,且較輕微了。
△二月廿三日家父的癌症似乎只是虛驚一場,家弟的腹痛好了,家裡一片寧靜。這是我懂事以來未曾有過的寧靜。
△二月廿三日以後我早晚課以孔雀明王經、大悲咒、佛號為主。
但願這一切悲劇已劃上句點;也願與我有著相同遭遇的人們也能有緣得此經典,在佛力加持下逃出人間煉獄。
最後恭求老和尚
身器安康 住世轉法輪
弟子陳彥蓉 叩首敬筆
八十八年三月一日
電話:○四-三三三三一○○
地址:台中縣霧峰鄉中正路七十六巷十三號一樓
夢中解厄的感應來函
師父大鑒:
弟子張學建,自在電視上得知有孔雀明王法會,於八十八年元旦起,接觸明王法門,除在直覺上很感親切外,於現實中個人力有未逮處,屢屢向佛母孔雀明王菩薩求願,感受或許與別人不同──經常猛一看所應非所願。譬如因三不好而求五,但來的是七,不過仔細一想七還比五更好、更澈底更究竟;而有時候自己有錯,求願後,呈現的是自己錯的地方更明顯地彰露出來,而知所改進,能夠不再求於事無補、於理不合的妄願。所謂消業障助修行一點不假,真實不虛。修持孔雀法門,猶如在無形中有指導者在一旁呵護指導修正一般,真是點滴在心頭。除感恩菩薩慈悲外,惟以老實修行報恩。
弟子於前日夜間莫名其妙,做了一個惡夢,夢境中似乎模糊又似清楚,情境裡幼年同窗找我敘舊。離去之際,騎乘機車載著他兒子就在弟子目視所及處被一大卡車輾壓在車下,弟子奔跑過去想救人,車上跳下來兩三個人,責問為什麼你朋友這麼騎車,在不覺中對方就對弟子喉嚨刺了一刀。在情急之下弟子直覺就念「那莫麻哈麻由哩佛母明王」聖號,念到第三四聲很奇怪,插在喉嚨上的刀子,就化掉了,整個喉嚨氣管都是血快到窒息的感覺也不見了,然後人就醒過來。當下也不知感恩,祗是很讚歎,明王菩薩的聖號,怎麼在惡夢中也這麼管用。弟子愚魯,懇請師父慈悲,垂解弟子此夢當作何解?
師父為法忘軀,忍病痛而汲汲於弘法利生,弟子惟願師父,善養其身,憐蒼生故常住世間,使孔雀法門普澤一切有情,則吾等常隨師父步趨,以效犬馬之勞。敬祝
師父
身泰體康
大宏聖法
弟子張學建 敬上
八十八、三、廿一
師按:此境甚佳,顯然是菩薩慈悲威德加被,業障消除,解怨釋結、智慧增長之象,當繼續努力,不負菩薩關懷末世眾生慈悲,救度眾生無盡期。似與馬來佛學院長竺摩老人之感應相同。見感應紀實「家常尺牘」文。(不同者:竺摩老人係親身住院挨刀;本則感應是夢中挨刀──即明王菩薩夢中化解、業障消除之象。)
 樓主| 發表於 2017-12-7 16:41 | 顯示全部樓層
面然大士專頁
參加佛母大孔雀明王經法會之感應
信女吳林阿美,住宜蘭市西後街一二七號,因因緣關係認識謝秀美師姊,由她的因緣又認識一位住羅東的謝秀琴師姊。在兩位師姊引進之下,于八十八年七月四日參加於台北市汐止秀峰國中舉辦的佛母大孔雀明王經法會,由大法師上見下如長老持法。這是一個很殊勝的大法會。在參加法會之前,我的手有腫痛現象,深怕自己參加法會時會舊傷復發,不能完全參與法會,而中途退出或休息。說也奇怪,雖然法會剛開始我的手就非常痛。可是我還是專心念誦明王經。直至中卷時我的手已不再疼痛與酸,心裡感到非常高興。直持至法會圓滿又受上見下如長老的孔雀羽毛加持,之後我的手幾乎完全好了,真是奇蹟!內心一再的感謝佛母大孔雀明王菩薩的慈悲與現應,更感謝大法師舉辦這次法會,讓我有此福報與這麼好的因緣能夠參加,真是感恩再感恩,在此也感謝兩位師姊的引進,謝謝。
阿彌陀佛
感應信女林阿美 合十
參加汐止秀峰國中明王經法會感應記
這次有此機緣能參加佛母大孔雀明王法會,首先要感謝邱阿蓮師姐,由她的引薦而認識謝秀琴師姐,在她的召集帶領下,共五十名蓮友搭乘了一部遊覽車至台北汐止參加此次盛會。
我自皈依三寶學佛至今也已好幾年了,但我從未禮誦過這部佛母大孔雀明王經。當我答應了阿蓮師姐要去參加法會後,心裏有點後悔和罣礙。因為我在半年前發現乳房有異狀,經醫師檢查證實得了乳癌。當時內心的感受真是無法形容,只覺得萬念俱灰。但為了要走更遠的人生之路,毅然的接受手術,出院至今已半年多還在接受化學治療。深怕自己在法會中,如果因為病痛或是體力不支而出狀況,甚至退出,那就太不好意思了!但是想想自己不知還能有多少的日子好過,如果這次不去,不知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呢?所以還是決定參加,內心更虔誠祈求佛母大孔雀明王菩薩的加持。
法會當天,一開始我就非常虔誠,專注的誦讀孔雀明王經。到了午餐過後,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身體開始覺得不舒服,胸口悶痛非常的難過。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忍耐,再苦也要撐下去!
下午勉強誦完中卷後,忍著疼痛去登記助印並皈依,然後開始誦讀下卷。誦至一半時忽然感覺到──奇怪,身體上的痛苦居然全部消失了,身心更是覺得非常的清涼。心想這一定是孔雀明王菩薩及上見下如老和尚的慈悲加持,讓我能夠參與法會至圓滿結束,並獲得如此殊勝的感應。感謝諸位法師舉辦這次的法會,也感謝兩位師姐的引薦,能夠參與法會,更有幸能飯依上見下如老和尚,今後一定繼續參加佛母大孔雀明王法會,並弘揚孔雀明王法門,使更多的人能得利益。特此將參加此次法會的感應告知其他蓮友,只要蓮友能夠繼續參與孔雀明王法會,虔誠誦讀佛母大孔雀明王經,必定能獲得不可思議的感應。最後,祈求佛母大孔雀明王菩薩慈悲加持一切眾生及弟子本身的業障消滅,病苦消除,早日離苦得樂、福慧增長。
阿彌陀佛
三寶弟子許美蘭合十
八十七年七月二十日
集集大地_震動國難劫難
孔雀明王法會息災吉祥
【台北訊】由孔雀法弘場協會支援,大觀寺、妙覺寺、松山講堂、清華寺、淨覺寺、開成寺、慈光寺共同主辦之全國同胞關懷台灣九二一大地_震,讀誦佛母大孔雀明王經護國息災祈福吉祥大法會,已於九月二十四日至二十六日,假板橋市體育館舉行,參加僧俗約二千餘眾。
法會中得悉媒體發佈,將有二週至二月餘震;會眾願求迅即遠離;法會圓滿迄今,仍很平安。地_震專責機構也於二十六日發佈地_震頻率已見鬆緩。
盼大家常念那莫佛母大孔雀明王菩薩,忘記憂心、恐怖,在政府暨國際友人支援下,迅能重建家園。
按:孔雀法弘揚協會,經已取得內政部備案;現廣徵會員,期大家參預,人人皆入此法門,戶戶定受吉祥。邪魔伏之為護法,災殃化為吉祥,凶咎劫難必可化解消滅。
參加佛母大孔雀明王經
護國祈福息災法會心得
弟子至誠感恩師父,給我能參加「佛母大孔雀明王經護國祈福息災法會」的機緣,由於第一次參加即感受良深。在板橋體育館晚上常通法師帶大家稱誦「南無麻哈一麻由一哩佛母明王菩薩」聖號,請大家觀想佛母大孔雀明王菩薩聖像,當我眼睛半睜半閉一觀想就看到孔雀明王菩薩坐在孔雀上面,栩栩欲活,柔和自在地飛翔,繞全台灣三圈,在南投埔里空中盤旋好久,似在加持關懷著眾生……。我感動得淚水溢於顏面,已渾然忘我……。
第三天持誦孔雀明王經中卷,頭皮癢得不停地抓,不知何因?當晚我腳抽搐非常厲害,痛苦萬分,趕快憶念聖號第二聲已好一點,第三聲即感覺到一條東西,從腳底溜出,抽筋已停,腳也不痛了。
第二次在淡水妙覺寺參加「孔雀明王法會」,下午左手突然麻酸痛,我邊按摩邊誦(因受不了),當天回家有好些。晚上我夢到一條蛇纏繞在左手彎曲處,只見頭伸得長長的,說牠是毒蛇。我先生說十元要賣給人太便宜(好像有人要買),我嚇得一直在叫,夢中憶唸「麻哈-麻由哩佛母明王菩薩」,第二聲即看到一刀片削斷了蛇頭,血直流,蛇頭還不停地在抖。我跟蛇說不是我殺你的。忽然我醒過來。嚇得趕緊坐起來。次日頭痛得想吐,我誦聖號就不痛了,但有時會痛,如此持續六天,我心跳不規則,呼吸困難,躺著不能言語,我先生(同修)趕緊打手印並誦「南無麻哈-麻由哩佛母明王菩薩」聖號,此時那條蛇又出現了,我無法說話和蛇溝通,只見牠望著我,若有所求。我同修邊誦聖號,邊請孔雀明王菩薩慈悲帶牠去修行,早生淨土,頓時我雞皮疙瘩,由腳發熱至全身到頭,幾分鐘後,我身心才自在,頭及手都不痛了,到目前都很好。真感恩明王菩薩加持,功德力不可思議!
現在我每天都持誦「南無麻哈-麻由哩佛母明王菩薩」及「唵-麻由囉-巨覽帝-娑嚩-
訶」祈願國泰民安,風調雨順,身心健康自在,人人都能聽經聞法,唸佛唸「南無麻哈-麻由哩佛母明王菩薩」早日證得無上菩提!

研究學問的人說「佛經」是宗教的、文學的、哲學的,這話也沒說錯,但是祂是超宗教、超文學、超哲學的。尤其我中國大乘佛法,更是如此。
我佛如來出現於世,說法四十九年,談經三百餘會。是欲眾生明心見性,唔入佛之知見。禪宗祖師們拈出一千七百公案,也是助佛弘化,成就此一事實。法華經云:「十方國土中,惟有一乘法,無二亦無三,除佛方便說。但以假名字,引導於眾生。說佛智慧故,惟此一事實,餘二則非真。」
本經從頭至尾,都是敘述鮮為人知利益眾生的事相和管道。考據學家謂之「超心靈術」。可見本經的神奇,很明顯屬佛方便說。但有些密咒真言,已融入我國大乘經教理,故有些密咒密法,都屬大乘,如「心經」末尾的「揭諦……」「法華」的廿一和廿六兩章咒語,都是後來加上的。「楞伽經」,也不例外。(見大乘印經會月溪法師講大乘佛法概論)若以「密教」譯經,則孔雀明王為大日如來化身也。「顯教」謂法身佛無言說。「密教」則以六塵作佛事。「密教」教理,謂一義含無量義。「顯教」則以多名句,攝一義理。因此學「密」欲獲成就,通途先以十年「顯教」作基礎。區區自非「密教」根性,何敢望其項背。
「陀羅尼的目的在祈禳,關於惡星的影響,牛鬼蛇神的侵犯,災病的發現,都可以陀羅尼來拔除。又壽命的延長,戰爭的勝利,極樂世界的往生,也都可以陀羅尼求得。」弘一大師於「奉為國家請修表」中提起此經。而與仁王護國經、守護國界主經,鼎足而三,是佛為國王特說:其經功調和四時,摧滅七難,護國護家,安己安他之妙道也。藏經孔雀音義卷上有云:「八繕深海,非修足不能極其底。九萬高風,非鵬翼不得見其項。」「摩尼奇珠,待大龍而雨寶;輪王妙藥,對鄙人以為毒。」「醫眼所睹,百毒變藥,佛慧所照,眾生即佛。」「身病百種,方藥不能一途;心疾萬品,經教不得一種。」
或曰:咒語多有古印度婆羅門教產物,不亦「外道」乎!八堵海會寺道源長老曾謂,加「菩提心」可耳。「巧把塵勞為佛事」,誰曰不宜。況本經「乃三世如來掌內之醍醐,一切眾生心中之甘露。」又誰敢不信乎!
「讀誦大孔雀明王經感應錄」(「新版易名感應紀實」)編撰已成,蒙國內外長老善知識佛學院院長題字或賜序文,真是一言九鼎,提挈末學弘化愚誠,謹此致十二萬分謝忱。
中國佛教壇經有云:「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覓菩提,恰如求兔角。」穿插一點世間事,比對一下,提倡本經的靈感,也可作他日歷史的參考。
區區不善為文,才薄德膚,不知如何下筆,斷斷續續寫了好久,湊粕如上,真是貽笑大方,不堪雅賞。唯見者聞者,對本經不疑不謗,其經功力用,能廣被群生,亦不失報佛恩於萬一。
一九九三、五、廿七歲次癸酉
於中華民國台灣北投「明王法會」中
戲稱念者四百身病忽除,遊讀誦者八萬心患頓滅。
真言秘密超三祗以難聞,金剛佛乘過十地而叵得。
身病百種方藥不能一途,心病萬品經教不得一種。
(編按:以下是網上收錄的感應文章)
孔雀明王真言治眼疾
紅蓮
現在大熱天,要配帶眼鏡的人一定感覺到很多不便,出入冷氣時,鏡片都會變得白矇矇的。你們有沒有想過,你們的眼睛可以不經手術、不用配帶眼鏡,變回原來的雪亮呢?那你要留意以下的真人真事過案了。
早在我學佛之初,我已聽過關於孔雀明王的悲智願力,也由佛學的指導老師那裡,學會了孔雀明王真言及手印。但由於我與觀世音菩薩有深緣,所以主力修持觀世音菩薩法門為主,孔雀明王真言只是每個月,或幾個月持誦一次。直到上個月(五月二十六日)和一些同修去參加一個唐密的孔雀明王灌頂。那時,我跟自己講,回去要先修滿十萬的基數。自那以後,我每天持十多廿串珠的孔雀明王真言(我是依靠fa本所記載的梵音持誦的:Om Mayura Krante Svaha),直至六月十五日,剛好修滿五萬遍。六月十六日,我去香港探望一個同修,她是主修孔雀明王法的。
我們閑聊時,我慨嘆說:「你眼力真好,說明書的字那麼小,你不用帶眼鏡也看得那麼清楚。」
她說:「你不知道,我去年還要帶眼鏡的。去年去台灣時,有個朋友說飲薯仔汁很有益,回港後,我飲了一段時間,後來我就不用帶眼鏡了,我還教給其他朋友去試試。」
我聽了心裡覺得沒有科學根據,但口中沒說什麼,我順手把說明書拿過來看,嘩!好開心,原來我自己也可以看得清楚自如。
我為何那樣開心呢?因為早半年前,我已發現自己有老花現象,很多時去超市買東西時,發覺看貨品說明及成份時很吃力,五月頭,發覺二毫米大的字完全看不到。但又不想去配眼鏡(三十多歲帶個老-花鏡,心裡有點未過關),五月中還買了個放大鏡回來。現在一毫米大-的字也可用肉眼看得清楚明了,所以我很開心。
我心中突然想起老師講過,孔雀明王真言,能治眼的視力。我就問那同修:「你介紹朋友用薯仔汁,他們也可恢覆眼力嗎?」
她很無奈地說:「不能。」
我告訴她:「那是孔雀明王真言的功德法力,記得老師說過,孔雀明王真言除了可以吸食一切毒物化為吉祥外,還可以治療眼的視力。來香港前,我用了二十日的時間剛好持滿了五萬孔雀明王真言,沒想到竟把我的早期老花眼治好了。」
她說:「是嗎?!現在想起來也是,孔雀明王真言我停修了很久。台灣回來後,應該是二零零一年十二月頭,我開始連續修,每天早晚各一串珠,到今年過年前我是不用再帶眼鏡的,應該是二零零二年二月十三日。我以前帶的眼鏡是散光加老花二百多度,因我台灣回來後轉了份工,新工規定不可帶眼鏡上班,所以我要去配隱形眼鏡,但散光加老花的隱形眼鏡要由外國訂回來,很麻煩的。現在不用帶真非常方便啊!」
據我所知,她所持的孔雀明王真言也是梵音版本的。
我們在讚嘆孔雀明王的慈悲願力真不可思議,在那樣短短的時間內,就讓我親身感受到孔雀明王的慈悲眷顧,使我對佛法的信心增上,多一份修行不退的動力,南無佛母金曜大孔雀明王!南無佛母金曜大孔雀明王!南無佛母金曜大孔雀明王!
 樓主| 發表於 2017-12-7 16:41 | 顯示全部樓層
帳棚學校
佛母大孔雀明王經的感應>>

我是一位受惠於見如老和尚的三寶弟子,在此我要把我這二年來所受的苦難告訴大家,願所有一切受困於惡咒的三寶弟子也能受十方諸佛的加持。 >
我記得在三年前我家人都搬得剩四個人,那就是我們四人惡運的開始,而這惡運是源自於符咒的迫害。
說起符咒的迫害,我只能用淚來洗面,因為這種人間地獄太可怕了,可是沒有人相信我們是受符咒的迫害,更有令人寒心的不相識之佛教徒當面厲罵我家是因宿世做了太多惡毒的事才會有今天的下場,不要把因果推給惡咒;我回想我學佛的這十三年來我謹言慎行且我真誠的誦經、拜佛、持戒、細心的去看我一言一行是否有背因果,而今天我所面對苦是有多麼令我難過,可是在出事的第一年我去求遍全省各個認識的大佛寺、顯教、密教、神壇但都沒有用,我卻受盡許多法師的責難--其責難的理由是我任何的一言一行都是錯的,最後我對自己任何行為都沒信心,怕被責罵、怕做錯事,但我還是相信法師們說的是對的,因為他們的言行都必須對因果負責,直到我見到見如老和尚時,我跪下請示老和尚我該怎麼辦?老和尚告訴我,這很簡單你今生除了念佛外就是誦孔雀明王經,每天誦符咒就不能對你起作用了,很感應的是在我開始誦孔雀明王經時,家中的惡運就漸漸平息,在這個平息的過程裡出現過很多令我不可思議的現象,為了不再讓放咒者造地獄因,我想就把這平息的過程省下不說。
我記得第一次誦孔雀明王經時,心中很害怕,害怕誦了這部經後會傷到無形的眾生,但老和尚告訴我沒關係,因為他們怕就會停止造惡了,後來有個有神通的法師告訴我你家的眾生跑來向我哭訴,因為你們家有護法神,所以他傷不了你們,但他們卻要受符咒的折磨,所以他們很苦,所以那位師父告訴我發個慈心,為這群眾生回向,讓他們能罷脫符咒的制限,離苦得樂,我依靠fa師的指示做了,我感到很安慰的是這件事最終是很圓滿的結束,一切的生活都漸漸平安了,我很感謝十方諸佛對我的照顧,及感謝十方諸佛給我如此大的心量去原諒這位施咒的人。在此我會寫這篇感言是因為這本孔雀明王經是我在無路可走的最後一刻跪在地上求十方諸佛教我解咒之方,若我能救我家我定把這方法公諸於世人,但末法眾生相信此的人不多,僅將此經驗傳遞給一群也生不如死的受害者,索書及錄音帶的地址是:宜蘭縣礁溪鄉匏崙路一二二號。
電話:039-334234。
本人自我介紹:我是一位公務員,素食者,師承淨土法門,發願今生一定求生西方淨土。
我與「佛母大孔雀明王」的奧妙因緣
親巧
我是一位無神論主義者,只相信現實二字,二零零二年六月改變了我一生的定論。因我得了一個病,令全家都震撼起來,就是患了第三期腸癌而腫瘤快要倒塞腸子,幸好每一項化驗報告出來的結果都證明可以動手術,家人才可將沉重的心情稍為放下,並且手術非常成功,康復期間痛楚也不算太大,心想幸運之神真的在眷顧我免我一死。
出院那天的早上,懷著高興的心情回家,怎料夜半肚子突然痛得比死更難受,只好再次入院;醫生說,腸子停頓了是手術的後遺症,從古至今都是沒有任何藥物或任何方法可以醫治的,除非嘗試再動手術。我今次感到幸運之神已遠離我,反之死神就愈來愈迫近,還有哥哥也有這樣的感覺。醫生建議要在一星期內進行手術,否則會中毒及傷口不能癒合,但我和哥哥的看法一致,動手術與否也是一樣會死的,我們便與醫生堅持到底。
到了手術限期的前一個晚上,我好朋友的丈夫是位佛弟子,他來探望我,他說不來總是心有不安,便向我講述佛的力量及替我誦經後便離開;我和哥哥拿住他給我們的「佛經」和一細粒的「法藥」起了疑心。哥哥說怎樣也是會死,為什麼不一試?我們便虔誠誦「六字大明咒」及許下一個願,吃下法藥便睡。
微妙的事情開始發生,這感覺是我從未有過的,半夜起床上廁,感覺身體像洗衣機轉動一樣,但頭卻沒有天旋地轉的感覺,於是便再睡,真的微妙!到了早上起床後,腸子竟然再蠕動起來,可以在一日內自然排便四十多次,與我同房的病人也替我高興,他們說我每上廁一次,面色就一次比一次紅潤,我心想不用動手術了又一次不死,真是不幸中之大幸!
事情不是就此過去,接續來是要接受六期的化療。第一期的反應痛苦得與死無異,在閉上眼休息時,耳朵聽到鐵鏈的聲音又看見牛頭馬面,心中想這次逃不過了,便問他們是否來接我走,若真的,就請接我走吧!話說完畢,片刻不再看見他們,醒過來還以為自己已死了。
第二期化療的反應與第一次的痛苦不相伯仲。睡覺時看見一群人懷著猙獰的眼神看著我,驚嚇得張開眼睛——因為這眼光在人世間是從未看過的;當閉上眼睛又再看見他們,但我又感到他們是來向我追討甚麼似的,我心想欠人家的東西是要還的,便向他們說,要是我要還的,我就願意還給你們,話剛好說完,他們便擁向我背部用力狂捶,我感到非常痛楚;當受不了的時候,便想起「六字大明咒」,心中便念起來,念不到數遍他們便消失了,痛感也少了。
第三期化療的反應比較好受,但在休息時仍看見一群人,這次他們帶笑的樣子比上次友善得多,我不知他們的來意,心中便問他們的來意;話也未說完他們已不見了。
接著的化療,再也看不見任何的東西;這並不代表是好轉的現象。曾在街上暈倒,身體愈來愈虛弱,好不容易才完成六期的化療,但心想生存的機會都不大。在這個時候,曾幫我的佛弟子朋友,他說有一位老師,他修行非常精進,若是我去拜訪這位老師是對我有幫助的,於是便決定與朋友去拜訪這位老師。當我看見老師時有一份未曾有過的感覺,好像是安然、祥和、平靜合起來的感覺,是非常非常舒服的。
老師傳授「南無佛母大孔雀明王咒」給我,他說是可以醫治我的病和替我延壽。其實,「南無佛母大孔雀明王」是我從前聞所未聞、聽所未聽的,但我完全沒有起半點疑心,而且非常專心聽老師的傳授。
當老師傳授時我很快與「南無佛母大孔雀明王」有感應,感到有一度很強的白光和有一度光圈不停在我頭上打轉。老師繼續傳授「南無佛母大孔雀明王咒」時,每當跟老師念一遍「南無佛母大孔雀明王咒」便有一度極強的白光從我頭上射入我身體,然後從我肚中拉出一度黑光,重複十數次,接著是雙手(合掌)和身體不停地搖擺,其後身體不停冒出汗來;最初感到好疲倦須要稍稍休息,及後隨著不斷唸咒,最奇妙是整個身體的狀況完全不同了,無論在面色、說話的氣力、身體的體能好像一下子就脫變了另一個人。心中只好說微妙……微妙……,便帶著精神奕奕的身體回家,回到家後竟然排出非常非常黑的糞便,心中又不奇然又說微妙……微妙……。接著來的事更奧妙!!!
在家持咒數天後,精力愈來愈好,便在家中行行走走,看著櫃上哥哥擺設的藝術品中,竟然有一尊「南無佛母大孔雀明王」佛像在家中,使我「嘩!」的一聲叫起來,哥哥便走來看過究竟。我指著佛像說是「南無佛母大孔雀明王」,老師所傳授的心咒就是「南無佛母大孔雀明王」的心咒。
哥哥說,佛像是在十多年前旅遊時請回來的,曾四處尋找佛像的出處,可是不論在圖書館中的佛書或學佛的朋友中也找不到,現在終於知道是「南無佛母大孔雀明王」,亦解開了我一次又一次死不了的原因,不是幸運之神在眷顧我,而是因哥哥十多年前與「南無佛母大孔雀明王」結下這奧妙的因緣!真的「佛」是無量的慈悲,一而再、再而三在加持我們。我現在可以再次復原,醫生說我的癌細胞完全消失了,是「佛」對我的無盡加持,永遠感謝!永世感恩!!!
寫這篇報告,藉此深深感激「十方三世一切諸佛」對我無量慈悲的加護,拜謝「南無佛母大孔雀明王」的救度。今次的微妙遭遇,因禍得福,使我發覺孔雀明王不只記載在經書中,而卻千真萬確活在我們身邊護佑眾生,並使我完全深切體會到佛菩薩是真真正正存在的啊!修孔雀明王法作為日課的時候,我曾十分清楚看見明王的莊嚴化相。
幾近失傳的「孔雀明王法」,真是甚難希有!難得值遇!救我生命慧命;無論今後我的生命剩下有多少時光,我都決定以此生奉獻給佛法,報佛洪恩。祈願諸佛法輪常轉,孔雀明王法光耀世界,普利有緣眾生!也感謝多次接引我到佛菩薩身邊的朋友,祝願各人閤家安和,福慧增長。
 樓主| 發表於 2017-12-7 16:42 | 顯示全部樓層
帳棚學校
持誦「佛母大孔雀明王經」有見證>>
>
【佛音時報記者傅敏敏台北報導】
持誦「佛母大孔雀明王經」功德真實不虛。見如長老及游碧霞、張陳阿粉、胡秀寬、陳昭元、翁玲娟等師姐最近接受某電視台專訪時,以親身經歷作為見證。
見如長老表示,去年七月馬來西亞受沙克奇病毒(即腸病毒)肆虐之際,當時好幾個先進國家尖端團隊到該國作調查,均找不出解決方法,馬來西亞沙勞越佛教會因此邀請他前往持誦「佛母大孔雀明王經」。當他到達馬來西亞那天,已有三十位兒童因此病毒而死亡,住院者數千人,該國衛生單位極度緊張。
當時,沙勞越佛教會裡附設的幼稚園沒有一個小朋友來上課,可是舉行了三天法會之後,漸漸地出現小朋友身影,接著全部回來上課,而兒童因此死亡人數達三十一位後也就不再增加了。七天法會圓滿之後,起先認為此經為外道而不願持誦的當地信徒紛紛來拜訪他,其後該會的信徒也越來越多了。
游碧霞師姐指出,八十三年九月她經醫師診斷得了大腸癌,由於癌細胞已經移轉,病情非常嚴重,醫師表示她只有三個月至一年的活命時間。當時她認識的翁玲娟師姐勸她念「佛母大孔雀明王經」,她因此先念了三個月佛母大孔雀明王佛號,之後每週誦此經兩部,結果平安度過隔年春節。
八十五年檢查追蹤又發現癌細胞蹤影,當時又再求佛母大孔雀明王的加持並進行第二次開刀治療。由於大腸癌復發者復發情況被發現時一般都很嚴重,很少救得回來了,因此醫師發現她復發的腫瘤只有一公分時,極為驚訝,對此游師姐認為應是持誦「佛母大孔雀明王經」的功德。
吳秀寬師姐表示,她身體一直不好,常會呼吸困難而暈倒,各大醫院醫師都查不出她的病因。由於知道有人得了重病因為持誦此經而痊癒,因此她也開始持誦此經一直到現在,如今她的症狀都已經好了。
 樓主| 發表於 2017-12-7 16:42 | 顯示全部樓層
贊助尼泊爾加德滿都南卡穹宗寺廟
讀誦大孔雀明王經應效事跡
見如法師
民國七十三年農曆四月三十日起,一連四十九天讀誦大孔雀明王經祈雨消災結緣法會中,有一位名叫孫麗如的小姐,由台大醫院病房出來,不知誰給她指點,到法會請我替她求佛菩薩,保佑她手術順利成功。她是第二次開刀換心臟『二尖瓣、主動瓣』,因為上次手術用豬的器官容易硬化,這一次手術要用塑料化學原料,比較耐用些,否則心臟就停止跳動。雖然如此,可是醫生說這次的手術並沒有把握,因此,她當時可說是半條命的人,隨時生命都有危險,就是手術成功了,生命也是很有限的。我答應了她的請求,並勸她多念佛以求生淨土。
過了約十二天,她從醫院打來電話說,預定安排手術日期延後了。很顯然地她把希望寄托在法會的求願、佛菩薩的保佑,盼望我們繼續為她求。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何況這是人命攸關,所以一定要求到手術那日為止。後來她從高雄打電話向我道謝。我心想,手術後能回到家裡,小命已是保住了,受人之托已可交差,便將此事置諸腦後,早已杳無蹤影。誰知她每月至少會和我通一次電話。
三月初一我去屏東東山寺主持華嚴法會。有一天剛念畢一支香,面前出現一位穿著頗入時的小姐,很高興地像熟人般喊我,看了半天,終想不出是在什麼地方認識的;倒是她反應快,忙說「我是孫麗如」。「孫麗如我知道,但我不認識妳!」她笑了笑,供養個紅包說馬上要回高雄,顯然她是專程來致謝的。這一定是讀誦大孔雀明王經對她有特別的應效,有什麼話要對我說。果然判斷不錯,過兩天她又來了,她說去年是她的本命年,第一次預定手術日期又不吉利、請醫生調換個日期都不肯,還說這次手術沒有把握,父母親都為她的再次手術亂了方寸,特地由高雄趕來台北,看看這凶多吉少的可憐女兒,但意料之外地手術日期延後了。本來請求調換日期都不肯,到時候卻自動延期,這是第一個不可思議。延期後手術完畢,醫生說情況比第一次手術還要好,這是第二個不可思議。由手術室進入普通病房,不知是做夢還是眼花,病房裡什麼都看不見,忽然,看到一間空空的大房子,正面是大孔雀明王,兩傍都是小佛像,嵌在牆壁上,全屋裡雖然沒有窗戶,可是卻是金色光明遍照,什麼人都看不到,祇她一個人。奇怪的是孫小姐僅去過法會一次,還忘記帶近視眼鏡,當時她還很吃力地瞻仰一下大孔雀明王像,就回到醫院裡。這又是個不可思議的事。
我聽了她的敘述,也分享她的法喜。佛菩薩慈悲,真是有求必應,經言不虛。若自求,若代他求,必獲應效。見佛菩薩像,一定消業滅罪,換句話她的小命毫無問題地保住了。
說實在的,此等感應事跡,是兩可的事,當事人若不說出來,我們怎可隨便地把金往自己臉上貼;比如永和市名周陳女者,她的先生腦神經及血管病變,影響眼睛,面部、說話、大小便、四肢都失去了往日的功能,似植物人般,祇是拖延生命而已,事隔八月,誰知竟又康復了。這也是事後他們來拜年我才曉得,他們不說是誦經求願之功,我祇好說醫生高明,太太會服侍有以致之。
孫麗如小姐家住高雄市鼓山區裕豐街一三八巷廿一弄九號四樓。願她承佛護佑永遠幸福,法喜充滿。
細說持誦『孔雀明王真言』消業障的因緣
慧瑩
相信好多人都試過長期工作、感情糾葛以至破裂、生活壓力等種種原因而導致身心疲憊,只想好好休息,那怕只是稍作休息,亦可舒緩一下倦意。如若不然,那種長期身心疲累,只會帶來身體狀況欠佳,思維遲頓,甚者嚴重影響工作以及人際關係的發展。
本人就曾經有過上述經驗,我的年齡不算很大,今年卅出頭,業障就很重,在過去的廿多年之中,日子過得很痛苦。自幼就病痛多,失去童年歡樂,常受皮鞭之苦,受人掌控、求不得苦;很多時候都在哭,產生怨憎會苦。十多歲被迫嫁人,被迫離開親人,骨肉分離,愛別離苦。其他就不說了,但說我所受的皮肉之苦就由我七歲說起……
自幼就跟祖婆一起,生活還好。七歲離開祖婆之後,惡夢開始,每天都以淚洗面。在當地原來我很出名,所有的人幾乎一提起我的名字就知道是一個可憐的女孩。這也是到了深圳生活以後才知道。記得有一次我的小叔剛好來到我家,見我被打,於是?我,結果,他被打得頭破血流,要進醫院縫針。當時,我的小叔是個廿多歲的年青小伙子,何況我只是一個小女孩,每次被打得頭破血流時,只是用布抹掉就算了,更不敢出聲。那時的我經常想自殺,每天生活在極端的恐懼中。我很感激所有的親戚、鄰居、老師、同學都對我很好,特別是鄰居經常暗中?助我,暗中給食物我吃;冬天給手套我用,用言語令我開心,在我恐懼的幼小心靈中感覺到人性的溫暖。
每次想自殺時,總會想起他們,不知為何。直至十七歲那年,通過鄰居和同學們的?助,他們替我辦理邊防證,並在深圳安排好工作,買好生活日用品及給我金錢;他們當中有好些人我都不認識,經過他們暗中的幫忙,我成功地離開了家鄉。從此亦脫離皮肉之苦,開始了另一段的人生體驗。直到現在,我內心一直都深深地感激他們。一直到現在,我的家人也不知道是這些有心人幫了我。是業障太重的原因,雖然不用受皮肉之苦,但我依然受到家人的控制。
過了不久我被逼結婚﹐然後很不幸又遭遇愛別離苦。愛別離苦剛過,廿二歲的我開始迷信於看相、占卜、祈福;只要有人說哪裡靈驗,哪裡有灌頂法會,我就一定去。做了很多的祈福,錢也花了很多,但命運並沒有因此而改變,而且我的生活起居亦被靈界眾生干擾。
工作了一整天已經疲憊不堪,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他們總是不給我安寧;每每正當我入睡時,就拉我的手一下或拉我的腳,或者是在心口上跳來跳去。有時太累睡著了,就被振動的床驚醒;有時他們進入了我的夢中,帶我去一些可怕的地方,見到很多靈界眾生,然後驚嚇醒了,他們就是不讓我好好睡覺。他們不是要我的命,說實在話,真要我的命還好,死了就算了,那時我也不想活了,我試過用枕頭丟過去要他們走,結果根本沒有用。
那段時間我真的好害怕,漫漫長夜,於是晚上我經常打電話給我的好朋友,那位朋友是信道教的。我很感激她,她的時間和精力都很有限,但她一直盡她最大的力量?我,給予我心靈上很大的?助,給我很多無畏的布施。
正所謂欲知前生因,今生受者是。後來發展到他們白天也在干擾我,附在我身上,直接影響到我日常工作。我的工作經常要開車,在30多度炎炎夏日,室外工作時要穿長袖,但我依然覺得好冷,同事們已經是汗流浹背了。最危險的就是,他們壓在我的背上,令我開車時左右搖晃,有時完全沒有了思想,不知道車子應開去哪裡,把同事都?呆了,這時我發覺到事情的嚴重性。假如撞車,後果不堪設想。當時我心裡想:自己死好了,不要害了家人,而且自己也真的好辛苦,乾脆辭工不做了。
我決定去參加禪修中心的靜坐班。連續一個半月在道場靜坐,每天最少靜坐六小時以上,一般都十多個小時,連睡覺也在場內,不敢回家。一個半月後,竟然沒有事了,沒事也就回家了。從此以後,我每天坐禪,並且經常去道場做義工。沒多久,煩惱、壓力、靈界眾生又來找我了。沒有辦法之餘,唯有繼續生活。
可能因為沒有清靜持素也沒有守戒的原因,學佛幾年,都不能把佛法融入現實生活中,只是沉醉於靜坐時暫時的平靜。如此生活了幾年,有一天,禪修班的一位同學借了一盒孔雀明王錄音帶給我聽,我一口氣聽了七遍,然後我靜靜地坐在蒲團上,好奇地開始默念了幾聲“麻哈麻由利”馬上看見四個法器在我兩旁,心中升起一種平靜、歡喜、熟悉的感覺。心想此法應該可以?到我,可是這些念頭剛過馬上又想,可能是因為剛聽完幻覺吧。當時我所修的禪修法是禁止一切持咒以及觀想,是先入為主的原因吧。
禪修老師告訴我,他所教的禪修方法已經是大乘最究竟直達涅槃彼岸的方法。於是就沒有在意孔雀明王咒法,且也不想分心去了解其它法門,所以繼續自己的禪修。
有一次,當我進入禪定的時候,整個房屋充滿了金黃色的光芒,現在知道是孔雀明王加持。那時的我不知道是孔雀明王,只看到有個菩薩有隻孔雀,祂手中拿著寶瓶,寶瓶中流出一些水進入我的身體,令我身心舒暢。這一幕是非常清晰,至今記憶猶新,我無法解釋,只當是一種感覺。
大概二個月後,我媽媽來到深圳親戚哪裡,我自然要去見她了。當我拿著沉重的行李見到她時,已經很累了。媽媽是一個很情緒化的女人,且是在當地出名利害,吵架、打架是排第一位,從未輸過,誰也不敢惹她;她可以一口氣連續幾小時在罵人直到累了才停,如果見到你然後又再繼續罵,她要做到的事就一定要達到目的。當時我累得很想休息,但她要我陪她玩撲克牌。真不明白她可以一整天打牌也不覺得累,甚至玩到深夜、通宵達旦。本來就不喜歡打牌的我,為了做孝順女,沒辦法,累也要陪她玩。沒多久媽媽就開始罵我了,當然,她只會越罵越厲害,任誰也勸不動。“麻哈麻由利”我突然想起,於是心中一直默念“麻哈麻由利,麻哈麻由利……”一直不停地默念,很快,我就看到有一個法器,原來是俱圓果像手榴彈一樣飛去媽媽那邊,然後又回來了。我繼續默念“麻哈麻由利……”我看見媽媽的臉孔由極度憤怒轉變為普通憤怒,然後,慢慢地不罵了。這可是廿多年來從未有過的。當時我想,這幾年的禪修靜坐,不能融入生活,而一句“麻哈麻由利”郤很管用,而且不用花太多的時間,實在是方便。
我開始每天靜坐之前持誦一會兒,多少遍沒計算,然後再靜坐。過了兩個多月,那天是二○○一年四月初八的晚上,依然有很多靈界眾生前來騷擾,令我不得入睡,我閉著眼睛躺在床上,心中默念“麻哈麻由利……”一會兒整個屋子充滿了那熟悉的金色光茫,還有一道很強的金色光茫由我頭頂直沖入我的身體,接著我嘔出了很多的氣,至那以後再也感覺不到任何幽靈在我身邊,我覺得好精神,一直到天亮;甚至白天精神狀態亦十分好,很奇怪一點都不累。
我心裡真的好渴望:“如果能讓我見到宏揚孔雀明王法這位師傅,那就太好了!”當時我依然堅持每天靜坐。過了不久,因緣成熟了,朋友帶我去認識了哪位老師,老師教了我持誦古梵文的孔雀明王真言。
自從持孔雀明王梵文咒之後才兩個多月﹐我的四眼妹外號沒了﹐以前我有遠視和閃光要帶眼鏡﹐現在不用帶眼鏡了,真是方便很多。
還有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我的家族中很多親戚都是肝炎帶菌者﹐我的堂弟就死于肝癌﹐我的弟弟、小叔、堂妹都是肝炎帶菌者,當然我也不例外,但現在我的血沒事了。因為我去紅十字會捐血﹐捐了一次之後﹐他們要我繼續去捐。可能因為我是O型血型,所以後來我又捐了幾次。當我第一次捐血的時候,紅十字會跟我說,假如發現血液有問題就永遠不會再要你捐血。也就是說我的血沒問題了,真要衷心感謝孔雀明王及佛菩薩不可思議的加持力量。
持誦孔雀明王真言咒把高燒治好
慧瑩
在二零零三年三月底,正好適逢香港SARS期,當時香港個個人心惶惶,每天都有幾十個人被證實染上SARS。街道上或公共交通工具上到處都見到人們都帶上口?;而且在那段時間只要有發燒咳嗽症狀的人,一律要隔離十二天,就連家人也要隔離。
我的家就住在SARS重災區(淘大花園)附近,我每天都不停的聽到救護車的聲音。在那段時期,我也很不幸,出現發燒,然後喉頭很乾及頭痛,整個人開始越來越辛苦。我的身體一向來不是很好,所有認識我只要跟我有點熟悉的人都知道,只要一發燒,就會演變成咳嗽和感冒,然後要差不多一個月才會好轉。所以我很怕生病,而且當時我還有一個五個月大的嬰兒要我照顧,於是我就不想去醫院看病。如果一去馬上就要隔離十二天,那我的孩子誰來照顧!還有我的丈夫也要隔離十二天,那他公司不是要停工十二天?很麻煩哦!再說當時發燒的我,越來越辛苦,在我最無助的時候,我打電話給我的丈夫,叫他馬上回家,幫我照顧孩子,我必須要一些私人時間持孔雀王咒。當時丈夫很緊張,但是又沒有更好的辨法。我的丈夫不是學佛的,他比較相信科學可以證明的事情;而且他知道我的身體狀況,所以他的心情有點沉重。半個小時我的丈夫回到家時,我已頭一昏躺在沙發上了,孩子也在一旁。
丈夫回來,我就一個人在另外一間房,一直專心持孔雀明王咒語,也沒去想時間或其它什麼,只是盤腿持咒。只是知道我開始進房間持咒時,整個人頭痛及喉頭乾、身體熱,感覺天旋地轉,總之人很辛苦,但過了一段時間後,慢慢身熱、頭昏、頭痛開始沒有了,喉頭乾也沒有了。當時我感覺到有金黃的光芒加持我,直到我整個人感覺身體鬆了,完全正常時,沒有任何不舒服。我離開房間,看時間原來我持了一個多小時的咒語,我丈夫他看見我的神態好轉,因為我有病一看就知道,他也覺得有點奇怪;自那時開始他相信佛菩薩的加持力。我要深深的感謝孔雀明王的慈悲願力,讓我避過一劫。
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三日

Archiver|小黑屋|手機版|分享佛法資訊請先注意版權申明|藏密網 UA-2159133-2

GMT+8, 2020-7-13 07:09 , Processed in 1.296348 second(s), 16 queries .

Copyright © 2016 | LIGHTSAIL支持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